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

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

南流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王牌杀手苏轻月一朝穿越,成了山沟沟里最穷的萧家家媳,身体原主又黑又瘦不说,而且还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哑巴,为此,众人皆对她很是排挤。可他们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被他们厌恶的女人,最后不仅成了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而且还带着夫君走上了发财致富之路……

主角:苏轻月,萧熤山   更新:2022-07-15 22: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轻月,萧熤山的女频言情小说《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由网络作家“南流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王牌杀手苏轻月一朝穿越,成了山沟沟里最穷的萧家家媳,身体原主又黑又瘦不说,而且还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哑巴,为此,众人皆对她很是排挤。可他们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被他们厌恶的女人,最后不仅成了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而且还带着夫君走上了发财致富之路……

《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精彩片段

屁屁上被踹了一脚,她瘦弱的身子躬俯着向前冲去,摔了个狗啃泥。

手里抓着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很烫,却舍不得松手。

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包子,沾了灰尘。

拳打脚踢狠狠招呼过来,她瘦小的身子缩成虾米,剧痛使得她发出一阵阵惨叫,“啊……”满脸的畏惧想求饶,可她是个哑巴,只发得出‘啊啊’的单音。

旁边的人指指点点,“看看这个贼骨头,居然偷东西,人家包子摊老板卖包子赚几个钱也不容易……”

“就没见过这么可恶的小偷,你看她那样,是个乞丐吧,饿狠了偷一两个包子就算了,她居然趁人家包子摊老板不注意,一偷就用衣服兜了一堆,这下被发现,一个吃不着,可有苦头吃了……”另一人摇头。

萧熤山站在围观的人群里,看着眼前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妻子,刚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碰到这种事情,是个男人就该站出来。

可她的所作所为呢?

他好不容易攒了点钱给四弟买药,她三天前偷了给四弟买药的救命钱,从坞山村逃了。

既然她不愿意做萧家的媳妇,他着实心疼不了这个名义上的妻子。

村里人都叫他把这个买来的媳妇捉回去,活活打死算了。

也有说叫他转手把她卖了。

前提是得找得回来。

总算找到了,又看到这么一出。

她偷的钱哪去了?怎么这么快落魄得要偷包子裹腹?

包子摊老板凶恶地继续揍人,嘴里骂骂咧咧,“各位有所不知,这偷儿已经连着来我这偷了三天了,前两天我就发现包子少了几个,蒸笼上的包子还有脏手印。肯定是前两天偷到了甜头,今天才敢偷那么多,可逮着她了……”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想劝几句的路人也没帮腔。

直到她的惨叫声逐渐减弱,终是没了生息。

旁边的路人惊道,“她好像死了,刘二,你该不会打死人了吧?”

被叫作刘二的包子摊老板也吓了一跳,他可不想真闹出人命,只是这几天心情正差,下手就重了,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乞丐’,“别躺地上装死,老子可不是吓大的!”

苏轻月睁开了眼眸,浑身剧痛,脑袋也痛。

她上班时突然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没想到看到未婚夫居然在她买的婚房里、在墙上挂着的婚纱照下,跟别的女人滚床单!

她不管换成别的女人看到这种情况是什么反应,她是面不改色地转身。

还听到房里的小三跟她的准老公说什么,“你的未婚妻气走了,你不去追啊?”

她哪是气跑了?是气回来了好不?

她不过是去客厅拿了把水果刀,走进房里就把那‘事儿’都没办完的裸贱男给一刀切了,下手爽利、连根剔除、干干净净!

又在那小三美丽的脸上划了几刀深深的血口子,然后丢下水果刀,不闻身后的惨叫声准备拍拍手走人。

可能是肺都快气炸了,又刚刚切了鸟,心情得到缓解,一时没注意,那裸贱男居然从背后给她捅了一刀。

 


那一刀真是扎得又深又准,命中红心,把她刚受了深深情伤的心脏给扎穿了。

痛啊。

这回可痛爆了。

她应该是死了吧?

怎么痛的不是心口,全身都痛?

还没想明白,一道骂咧的男声伴着一脚踹过来,“好你个贼骨头,居然还想装死!”

人家踹过来了,她本能地闪开,想跃起一拳头打出去,哪晓得右腕不听使唤,这痛感,估计是骨折了。

“你还敢躲?看老子不把你打成肉糊糊!”刘二大怒,一脚又想踩下来,哪知被一旁的萧熤山拽了把,“你真想闹出人命?”

“谁管闲事?”刘二正恼怒,一看对方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线条刚毅的脸本来就不算俊,左脸上还有数道狰狞的疤痕,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

刘二的手腕被被捏住,那如虎的力道掐得他腕都快断了,又见对方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不由气势弱了下来,“兄弟,有话好说,你有所不知……”

萧熤山冷着脸打断他的话,“她受的教训也够了。再废话,休怪我打得你满地找牙。”甩开他的手腕,刘二趔趄着退后了几步。

躺在地上的苏轻月看了眼救了自己的恩人,粗布衣衫从肩膀斜穿至腰际,下身兽皮靴子里穿着同样的粗布裤子,腰上围一块兽皮,一只粗壮的胳膊及胸膛赤-裸地露在外面,身材魁梧,肌肉壮硕,像座大山一样的,让人觉得压迫感颇重。

瞧他的衣着,印像中像是古代猎户?又环顾了一圈四周的环境,是在大街上,一个卖包子的摊子前边,一地的散乱包子,一排过去,还有很多别的摊贩,很多人都聚集着看热闹。

所有人都穿着古人衣着,街道两旁的建筑全是古色古香的风格。只是看这镇子,满落后的。

是在哪个旅游古镇?

那猎户在跟要打她的人说了些什么,周围议论的人也不少,只看到他们嘴巴在动,她一句也没听见,该不会自己聋了吧?

苏轻月挣扎着坐起身打量自己,愣怔了。

手上的皮肤黑不溜秋的,骨头瘦得像一把柴,衣服脏兮兮的也是那种古代粗布衫,脏得发臭的长发及腰,身上不知多久没洗澡了,泛着一股酸臭……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不是她的身躯!

苏轻月想发声问问眼下是怎么个情况,才发觉嗓子又痛,估计是之前很久没喝水,又用嗓过度的原因。

我擦!

想不骂脏话都不行了,因为浑身的痛楚提醒她,不是什么旅游古镇,而是她在现代挂了,穿越到了古代有了副新的身体,而且还又聋又哑!

同时脑子也痛得晕晕乎乎的,显然这具躯体刚被人胖揍了一顿,打得她脑震荡。

萧熤山走过来将苏轻月拦腰打横抱起,微一低首,触到她疑惑却清明的眼神,稍怔了下,随即迈开大步离开。

苏轻月想问,他要带她去哪里?虽然刚才是他救了她,可她跟他非亲非故的,她不想跟他走。


奈何她现在的身体受了重伤,实在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围观的路人看萧熤山抱着贼骨头走远了,有人指着认了出来,“那不是坞山村的猎户萧熤山嘛。那偷儿是他买来的娘子。”

“你认识?”有人问。

“我在坞山村有亲戚,萧家人倒是见过几次。他那媳妇儿也在半年前看到过一次,不过,当时她可不是萧家的媳妇,而是同村朱家两兄弟的媳妇,据说是朱家老娘买的。朱家两兄弟嫌她难看,又是个哑巴,买进门半年愣是没圆房,这不,一个月前就把她卖给了萧家三兄弟为妻。”

也许是这方水土的原因,附近几个城镇女子的出生没有男子多,坞山村更是山沟沟里最有名的贫穷村子。

村里的女子赶着往外嫁,再加上土地贫瘠,地少,村里娶不上媳妇儿的人家太多了,外村镇的姑娘又不愿意嫁进坞山村。

坞山村很多人家都是兄弟几个合娶一个妻子,附近镇上与别的村也有这情况,只是没坞山村那么多。这还算好的,总归是有媳妇,很多人还打着光棍,媳妇儿没处找哩。

这不,明媒正娶找不着对像的,买媳妇儿的情况就多了。

围观的路人一听萧熤山这名字,很多人都听过,实在是萧家事多,又穷出了名。

又有人嗤道,“就那萧家啊,坞山村最穷的那家,萧家三兄弟,老三身体不好,据说动不动晕倒,老四双腿残废,一大家子没田没地的,就靠老二萧熤山打猎糊口,吃口饭都是个问题,偏生那个萧家老四的腿疾每个月要很多药钱,那么穷,负担那么重的一家,谁肯嫁啊。萧家三兄弟上头倒是有个大姐,老早就嫁人了,听说嫁人后就没回过萧家。”

“所以说啊,”方才认出萧熤山的人又道,“萧熤山以前同村有个相好的,萧熤山还为了人家脸都被熊瞎子抓花了,那女的还是一脚踹了他。就连买的这个媳妇,也受不了穷,跑了。这下被逮回去,可有排头吃了。”

“难怪刚才的哑子在朱家半年,朱家兄弟也没跟她圆房,又黑又瘦的,脸上还全是疮,我站得近,闻到她身上一股馊臭味儿,把我恶心的……今晚的晚饭怕是没喟口吃了。换了我,也情愿一辈子打光棍,也不要碰她。”

“萧家是穷得很。可要说到朱家,情况就不同了,朱家有个八亩地,在坞山村算是家境殷实,只是朱家老娘把朱家老二送镇里念书,家里多余的粮食全卖了,才免强够钱付老二读书的束脩。那个朱家老二不争气,三年一次的秋闱,考了三次,也没考上秀才。这九年耗下去,朱家老娘估计是等不及了,半年前给买了媳妇……”

有人就不明白了,“怎么会买个这么难看的哑巴媳妇儿?”

“我是朱家的亲戚,这事儿我知道,朱家老娘贪便宜,被人牙子骗了呗。才十五两银子买的,能买到啥好的货色?不过她也不亏,据说哑巴媳妇转卖给萧家三兄弟,卖了十六两呢。那哑巴在朱家吃了半年的口粮,瘦不拉丁的,一两银子的口粮也差不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