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傅少的隐婚罪妻罢工了

傅少的隐婚罪妻罢工了

钱多多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熙虽是傅盛年名正言顺的妻子,然而在男人的心目中,她却甚是卑微。为了他的白月光,他用尽一切手段折磨她,终于女人被其折磨地精疲力尽,最终她选择了狼狈放手。再次相遇,他看到女人正在产检,毫不犹豫,他主动上前,有那么一瞬,他好希望女人主动对他说,她腹中的胎儿是他的。

主角:楚熙,傅盛年   更新:2022-07-15 2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熙,傅盛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少的隐婚罪妻罢工了》,由网络作家“钱多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熙虽是傅盛年名正言顺的妻子,然而在男人的心目中,她却甚是卑微。为了他的白月光,他用尽一切手段折磨她,终于女人被其折磨地精疲力尽,最终她选择了狼狈放手。再次相遇,他看到女人正在产检,毫不犹豫,他主动上前,有那么一瞬,他好希望女人主动对他说,她腹中的胎儿是他的。

《傅少的隐婚罪妻罢工了》精彩片段

惨淡的月光透过看守所的窗栏照进来,楚熙蜷缩在看守所房间里,那唯一一张硬板床上,蜷缩着把自己抱起来,只觉得刺骨的冷。

她已经进来三天了,除了傅盛年,没有任何人来看过她。

但即使是傅盛年,来的目的也只是一遍遍的问她,她为什么要杀宋欢喜。

哪怕她惊惧的抓着傅盛年的衣袖,告诉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得到的,也只是傅盛年冰寒厌恶的目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警察进来。

“你说人不是你杀的?”警察神色冷硬的问她,“房间内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和活动痕迹,而且,据死者的妹妹说,你跟死者的男朋友有感情纠纷?”

楚熙脸色苍白,动了动唇:“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真的没有杀她。”

这这些天,这种对话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她只记得,他们毕业聚会,傅盛年说准备向宋欢喜求婚,而她一时间没有控制住自己对傅盛年多年的感情,借着酒劲向傅盛年表了白。

结果不出意料的被拒绝了,不仅是拒绝,还是非常强硬的拒绝,傅盛年说,这辈子都不可能对她动心,只要宋欢喜一个。

而在那之后,她喝多了酒,再醒来时,头要炸裂一般的疼,当她撑着床坐起身,看到的,便是自己身侧的刺目的大片鲜血,身下蔓延到了地上,大半张床单都被浸透了。

而宋欢喜就躺在血泊里,已经失去了呼吸。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都失控了,宋知意撞门进来,尖叫声几乎刺破她的耳膜,她大脑一片空白,低头便看到了自己手里一把沾满鲜血的水果刀。

这比看到宋欢喜的尸体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刹还要让楚熙震惊。

她本能的将刀远远丢开,听到宋知意失控的大叫:“你杀了我姐姐!就因为盛年哥哥喜欢我姐姐不要你,你就杀了我姐姐!”

匆忙赶来的傅盛年在看到房间内的一幕时,身体狠狠晃了晃,深邃的眼眸里沉淀着震惊,视线缓缓移到了她身上。

楚熙喉咙顿时像是塞了沉重的石块,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喃喃的重复:“我没有杀她,我真的不知道,盛年,你相信我。”

警察很快就到了,将楚熙强行按倒,戴上了手铐。

有法医上前检查了一下宋欢喜的情况,摇了摇头:“已经没救了。”

“人不是我杀的……”楚熙挣扎着,“人不是我杀的!你们放开我!”

但她的挣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被直接扔进了看守所,一呆便是三天。

警察例行公事般的审问完就出去了,楚熙靠在墙上,有些出神的想,现在外面怎么样了呢。

后半夜的时候,楚熙才和衣躺在床上迷迷瞪瞪的睡了一会,第二天一早,警察进来,她以为又是提审,而那警察却打开了看守所门。

“楚熙,有人保你,你可以出去了。”

她有些茫然的跟着警察出了看守所,一眼就看到神色冰冷,站在看守所外的傅盛年。

楚熙一愣,随机眸底泛上一抹欣喜。

是傅盛年保的她?他相信不是她杀的宋欢喜了?

短短几天不见,傅盛年像是瘦了一大圈,视线透着迫人的寒意和狠厉,上前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不顾她的痛呼,将她狠狠按进了车里。

楚熙手腕青紫了一圈,傅盛年转身上车,发动了车子。

莫名的恐慌攥住了楚熙的心脏,她哑声问:“你要带我去哪?”

傅盛年不答话,只沉默的开着车,直到车子停下来,才冷声开口:“下车。”

楚熙被迫下了车,抬头看去,竟是民政局。

傅盛年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强行拽了进去,拿出身份证和户口本,直接甩到了桌子上:“领证。”

这两个字彻底将楚熙打懵了。

她浑浑噩噩的跟着傅盛年拍了结婚照,他应该是提前打好招呼的,整个过程迅速无比,十几分钟不到的时间,两个红本本就拿到了她的手里。

楚熙不敢置信的拿着结婚证,她不止一次的梦想过成为傅盛年的妻子,正大光明的站在他身边,却从来没想过奢望成真的一天,而现在……

傅盛年开车回到傅家,拉着她上楼,将她往房间内重重一推。

房间内弥漫着浓重的酒味,楚熙稍稍一动,就踢到了满地喝空的白酒瓶子。

“盛年……”

她试探着去叫他的名字,却碰到了他从未有过的冰冷视线。

“你知道吗?警察没有足够的证据,因为你一口咬死不承认,所以,暂时没有人可以定下你的罪名。”

傅盛年语气平淡下,是压抑不住的暴烈,“你怨恨我和欢喜结婚是不是?怨恨我喜欢她?我从来没想到,你竟然能恶毒到这个地步,”傅盛年唇畔蓦然勾起一丝令人惊心动魄的弧度,一字字道,“因为我喜欢她,你就杀了她?”

楚熙疯狂摇着头,眼泪落了下来,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是自己杀了宋欢喜,“我真的没有杀她,盛年,你相信我好不好?”

傅盛年语气浸透寒意,“你不是想嫁给我吗?现在我实现你的梦想,只要你……承担得住。”

短短一句话落下,仿佛无声的宣判,楚熙像是瞬间被抽走了所有力气,她强撑着,问:“你跟我结婚,只是为了报复我吗?”

傅盛年冷笑:“你不会以为我在欢喜死后,就爱上你了吧?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楚熙如坠冰窟,她摇着头,喃喃道:“我没有杀她,我真的没有杀宋欢喜!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

“为什么?”

傅盛年深邃眼眸里满是彻骨寒意,他盯着楚熙蓄满泪水的眼睛,缓慢问:“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宁愿死的是你,也不想看到欢喜的尸体。”

楚熙剧烈颤抖着,只听到“嘶拉”一声,身上的衬衫扣子四分五裂,露出赤*裸苍白的皮肤。

她尖叫起来,疯狂挣扎,却被傅盛年一把死死按在床上!

“楚熙,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每分每秒都后悔,为什么杀了欢喜。”

 

 


“不是我,我没有杀宋欢喜……”

楚熙嘶哑的尖叫着,她的心头除了难以置信,还有刻骨的凄凉。

然而回应她的,只是傅盛年满怀刻骨恨意的视线,如凌迟一般落在她身上。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所剩无几,惊惶不安的缩在床上,在看守所的那几天,已经消耗掉了她大多数的精力,此刻被连挣扎都没有力气,眼泪不断的掉下来。

楚熙哭着摇头,试图从傅盛年手下挣扎出去:“不是我,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杀的宋欢喜!”

“闭嘴!”傅盛年语气生冷,听得她遍体生寒,“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

这几天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调查这件事,但查到的结果却和楚熙根本脱不了半点干系,那一天除了楚熙根本没有人进过那个房间!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他喃喃的重复,“为什么?!”

傅盛年深深一口咬上楚熙白皙的脖颈,楚熙惨叫一声,痛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殷红刺目的鲜血流下来,落在傅盛年眼里,无疑断掉了他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

楚熙瞪大眼睛,透明的泪水没入散乱的鬓发。

这是他的新婚宴。而现在却以一种屈辱而狼狈的姿势备案在负少年身下。被迫的,承受着。仿佛永远没有止境的痛苦。

她的意识开始一点点涣散,天花板的水晶吊灯光芒炫目,楚熙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透过迷蒙的泪水,她恍惚间回到了当初的时候。

从高中到大学,她一直都是跟在傅盛年身后的小妹妹,傅盛年的光芒太耀眼,哪怕是别人根本注意不到她,却也是她最快乐的时候。

那时,楚熙在心里悄悄的想,只要自己能一直看着傅盛年,就足够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演变到今天这一步。

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

楚熙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伤痕,已经痛到麻木,她眼神空洞,仿佛已经死了。

这幅样子落在傅盛年的眼里,除了报复的快感,更多的是越发堵滞的暴怒。

“你在装什么呢?”

傅盛年一把抓着楚熙的头发,将她硬生生从床上强硬的拽了起来,拖到浴室往浴缸里重重一丢,将凉水拧到最大,对着楚熙劈头盖脸地浇了下去。

楚熙被冷水刺激的不断咳嗽起来,她捂住胸口,几乎要把心脏都咳出来。

“你给我记住了,这只是一个开始。”

傅盛年丢开淋浴头,俯下身,近距离盯着楚熙因为痛苦而失神的眼睛,“以后你就一直待在这里,直到你付出代价为止。”

说完,傅盛年拉开浴室门,转身离开。

楚熙坐在冷水里,也许是心脏痛过头了,反而麻木了,她捂着脸半晌,才发出似哭非笑的呜咽声。

宋欢喜,宋欢喜。

在她活着的时候,她只能看着傅盛年宠她入骨,而她死了,罪孽和代价却要让她来背负,哪怕她什么都不知道。

被折腾了整整一夜,又被丢在冷水里泡了半天,第二天楚熙就发起了高烧。

她躺在床上,意识昏昏沉沉,身体滚烫,却没有一个人过来关注过她的情况。

傅盛年自从那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家里的佣人以前都是把宋欢喜当成自己未来的少奶奶的,而现在宋欢喜死了,傅盛年对她的态度又是如此的厌恶怨恨,佣人自然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楚熙喉咙干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艰难撑着虚软无力的身体下了床,想要去给自己接一杯热水。

她眼前发花,好不容易找到厨房,抖着手拿杯子去接水,却被身后的佣人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往肩膀上用力撞了一下!

杯子顿时脱手而出,热水全部浇在了楚熙来不及抽回去的手上!

楚熙被烫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本被烧的模糊的意识都清醒了不少,手背上被烫红了一大片。

“听说宋欢喜小姐就是被这个楚熙杀的,她嫉妒宋小姐能嫁给先生,求之不得就对送欢喜小姐下毒手,真是,长得柔柔弱弱的,没想到,内心居然这么狠毒!”

“枉我们先生以前还把她当妹妹,他天天跟在宋小姐和先生身边,估计是早就想下手了吧,可惜先生太信任她,竟然没有察觉。”

“现在被折腾这个样子,还真是活该,警察找不到证据,不过好在还有先生,可以为宋小姐报仇。”

佣人讽刺奚落的声音传来,楚熙咬着牙转身,“宋欢喜不是我杀的!”

“呸,现在把自己甩得干干净净,谁信啊!”

一个佣人不屑的白了楚熙一眼,四散着走了。

楚熙颤抖着又去接了一杯水,热水下肚,身体总算舒服了些,她试了试自己额头上的温度,苦笑着想,也许她马上就要死了,还是为一个根本不是她杀的人偿命。

一直没有开口的老管家不声不响的走上前来,俯身去收拾地上的水渍,楚熙犹豫了片刻,还是低声开口:“我能出去买点药吗?”

“不行。”

管家抬头,冷冷看了楚熙一眼,“没有先生的允许,你不能离开这里。”

这个回答楚熙其实已经想到了,她干涩的扯了扯唇角,也是啊,傅盛年既然有心要折磨她,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轻松随意的离开?

她慢慢回到房间,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梦到了大学时候的事。

傅盛年大学时候,已经算是学校内的风云人物,傅氏集团的大公子,又是学霸,代表学校拿了无数奖项,是学校当成宝贝一样的牌面。

她经常拿专业课上的一些问题去问他,而傅盛年总是一边骂她笨,一边详细的给她讲解,最后还要敲她的脑袋,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这么笨,以后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要给人骗走了?

但也只有楚熙知道,这些问题她不是不会,只是想要找借口,跟傅盛年多说几句话而已。

她向来不善言辞,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

按照傅盛年的话来说,的确是挺笨的。

 

 


可就算是这么一点,只属于楚熙微小的快乐,也在那一天,傅盛年将宋欢喜带过来的时候,消失了。

“这是欢喜。”

傅盛年环着那个笑颜如花,精致优雅的女孩子,向他们所有人介绍,“我的女朋友。”

这一句话轻飘飘而又沉甸甸的砸落下来,楚熙一时间竟没能理解意思,而傅盛年的那帮朋友已经纷纷上前说起了恭喜。

傅盛年带着宋欢喜敬酒,而楚熙只从那杯红酒中,尝出了酸涩的滋味。

从那时起,她就开始有意识的远离傅盛年,本来一直打算把自己这个秘密藏在心里,但没想到,毕业聚会那天,她喝多了酒,再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梦中傅盛年的脸一点点变化,从记忆中的温和,变成昨天晚上,那冰凉狠戾,满是陌生的恨意。

楚熙猛然惊醒,浑身冷汗。

头上的冰袋已经化成了水,楚熙下意识的一摸,温度已经降了下去。

管家敲门进来,见楚熙醒来,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变化,只把手里的水和药放在了床头柜上。

“先生说,楚小姐现在还不能死。”

楚熙怔然,好半晌才苦笑一声。

是啊,傅盛年已经认定她是杀了宋欢喜的凶手,一心想要报复她,怎么可能会让她死的这么轻松?

她就着水将药片吞下去,管家看着她吃完药才退出去,不出片刻又进来,将手机递给楚熙。

“先生让你接电话。”

楚熙没想到,傅盛年竟然给自己打电话,一时间有些茫然,难道,是警局那边发现什么新的证据,可以洗情她的嫌疑了吗?

她接起电话:“喂?”

听筒另一端,传来喧闹的音乐声,夹杂着起哄的大笑声,楚熙微愣,紧接着便听到傅盛年的声音响起。

“夜色酒吧,你现在过来接我。”

说完,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

楚熙不明白傅盛年这个时候叫自己去酒吧干什么,她费力的下床换了衣服,好在刚刚吃了退烧药,现在身体不是很难受。

司机将她送到酒吧门前,楚熙从车上下来,刚一走进酒吧,就被喧吵的音乐声震得耳膜都疼了疼。

她跟着服务生来到傅盛年的包厢门前推门进去,缭绕的白色烟雾夹杂着浓烈的酒味一起冲了出来,与此同时,包厢内传来有人大笑着拍了拍桌子:“她还真来了啊!”

楚熙紧张的低着头走进去,在包厢内环顾一圈,才在角落的沙发上,看到了傅盛年。

傅盛年面前满是喝空了的酒瓶,没穿外套,衬衣领口的扣子开了两颗,指间还夹着没抽尽的香烟。

楚熙只觉得心口一痛。

在她记忆力,傅盛年是从来不抽烟的,甚至连酒都很少喝。

而现在,伴随着宋欢喜的死,傅盛年仿佛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啧啧,咱们楚熙以前好歹也算是学校的系花,怎么现在弄成这么个狼狈样子啊?”

有一个轻佻的男声响起,楚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拉了过去。

楚熙身体虚弱,一下子没站稳,跌跌撞撞的摔了过去,刚好摔到那公子哥的腿上。

“哎呦——楚大美人投怀送抱啊!”

有人小声嘀咕:“这个楚熙,当年不是傅总罩着的吗,怎么现在……”

“当年傅总亲口说的,楚熙是她妹妹,这才几年过去啊?”

“傅家封锁消息了,我也是听说的,前不久不是放出来消息,说傅总要结婚了吗,现在婚礼取消了,因为未婚妻,被这个楚熙杀了……”

原本有不敢动手的,听着那些人这么一说,也差不多明白了过来,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想要讨好傅盛年的,纷纷围上来,要帮着傅总出气。

楚熙刚要站起来,但她刚刚动了动,就被好几双手按了下去,让她动弹不得,有人嬉皮笑脸的道:“别急着走嘛!傅少都不急,你急什么?”

“傅总也就是跟咱们几个打了个赌,赌咱们当年的系花会不会来,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另一个一脸流里流气的阔少色眯眯的盯着楚熙刚刚因为挣扎露出来的一小截纤细柔白的腰肢,恨不得把眼睛都粘在上面,“既然来了,就不要那么放不开嘛,来陪哥几个好好乐乐?”

“就是啊,老子早就想一亲楚大美人的芳泽了,傅总,你该不会舍不得吧?”

楚熙惊慌失措,却怎么也甩不开身上那几只滑腻的手,听到那人的话,她绝望的想要叫傅盛年的名字,转头时却对上了傅盛年清寒如雪的目光。

傅盛年坐在单人沙发上,动作优雅的扯了扯领带,唇畔勾起薄凉的弧度:“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各位随便玩就是。”

他根本没喝醉,眼里没有半点醉意。

这次叫她过来,分明就是要刻意羞辱她的!

楚熙满心都是绝望,有人已经将手探进她的衣摆,她猛然甩开了禁锢着她的手,那人一时竟没抓住她,让她滚到了地上!

“别碰我!”

楚熙声音嘶哑的尖叫,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往傅盛年的方向去躲,却被再一次的狠狠拖到了茶几上。

柔软的后腰被硌得青紫一片,楚熙整张脸都被泪水浸湿了,这个角度,她看不到傅盛年,心里的恐慌终于达到了顶峰。

“嘿嘿,老子还真没看出来,你以前这么烈性,连摸一把都不给摸,老子偏要摸……”

有人醉醺醺的说着,大手往她的胸口处落去!

楚熙触电般的疯狂挣扎起来,手摸到了茶几上散乱的酒瓶,她如同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拼尽全身的力气往身上男人的头上重重一砸!

“砰!”

酒瓶碎裂的声音响起,碎片飞溅,深深刺入楚熙裸露出来的皮肤,鲜血流了出来,混合着地上的酒液,已经分不清哪些是她流下的血了。

那人疼得大叫起来,狠狠一巴掌打了下去!

楚熙下意识的闭眼,脸上却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疼痛。

周围似乎在一瞬间全部安静了下来,傅盛年随手甩开那人的手,虽然是笑着的,但眼底不见丝毫笑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