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老板你违约了

老板你违约了

草莓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绵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可是老板余锦枢对她委以重任,所以她成为了一个商业间谍!只是一开始他们说好完成任务就给予奖励,怎么最后老板余锦枢要将他自己都给温绵,她可不想要这样一个麻烦人物,但是这个人赖皮的黏上了她,真的是让人无奈!

主角:温绵,余锦枢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绵,余锦枢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板你违约了》,由网络作家“草莓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绵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可是老板余锦枢对她委以重任,所以她成为了一个商业间谍!只是一开始他们说好完成任务就给予奖励,怎么最后老板余锦枢要将他自己都给温绵,她可不想要这样一个麻烦人物,但是这个人赖皮的黏上了她,真的是让人无奈!

《老板你违约了》精彩片段

“嘶——”

温绵呻吟一声,偏了偏头,被护士的手一把又抓了回来。

“拜托你不要乱动,不然我怎么给你处理伤口!”

皱着眉头,温绵忍住没翻白眼,这个护士的态度很冷漠,自己头上的伤口那么大,她拿着消毒棉签就在上面狠戳,真是没把自己当个活人在看。

正在她准备开口抗议的时候,从自己今天冒着头破血流的危险、好不容易从劫匪手里抢回来的包包传出了手机铃声。

“余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迟到的,刚刚回公司的路上碰到了劫匪受了伤,现在在医院包扎呢,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拿医生的就诊证明给你看……”

温绵一看电话是公司老板余锦枢打来的忙不迭的开始解释,话说老板余锦枢28岁出身富二代,但却不是个草包富二代,拿着父母给的第一桶金创下如今的书锦科技,同年收购了几个公司之后一跃成为行业二把手的存在,让温绵可望不可即。

也是温绵走了狗屎运刚毕业就能在余锦枢手下做事,成为了余锦枢众多助理中的其中一个,上班时间失踪了这么几个小时,真怕会被他一怒之下给开除了。

“你现在在哪家医院,我过来接你。”

电话那头的余锦枢似乎很好说话,声音听起来一点也没有生气的味道,感觉被老板体贴的温绵略有些感动,把自己在的这家医院名字报告了过去,还很热心的把从公司过来的路线详细的跟老板解说。

没过一会儿,自家BOSS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尺码精准的黑西装非常修身,白衬衣的领角整理得工工整整,他的身材十分适合穿西装,尤其是腰的部分,他的腰很细,肩膀又宽,那种两边斜着下来的线条特别有感觉。

看得温绵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自家老板这么帅还这么关心自己。

余锦枢面色冷淡的瞥了眼温绵,说道:“U盘呢?”

他知道自己这个员工有点二,但没想到受了伤之后,显得更加木了,只知道瞪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什么U盘?”

一张黑人问号脸,现在问候病人都时兴这样子的开场白吗?但是从老板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包包,她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原来余锦枢指的是早上让自己去其他公司取回来的U盘。

“在呢、在呢,老板放心,您交给我的任务我都有好好的完成,刚才我的包包差点被劫匪抢走,我就是想起来公司的U盘还在里面,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歹徒的手里抢了回来,您看我都负了伤了呢!”

表功的温绵掀开刘海把包扎的地方给余锦枢看,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谎。她感觉凭自己的这种奋不顾身保护公司机密文件的行为,虽然不至于得个年终大奖,但是涨工资应该是最起码的吧。

“谁让你逞英雄去跟抢匪拼命?”

余锦枢怒其不争的从温绵的额头转开眼神,那个伤口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他没有料到温绵会从抢匪的手上把东西抢回来,心里有些愧疚,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失败,心情抑郁了几分。

“余总您是什么意思?”

温绵人精似的感觉余大总裁对自己把U盘抢回来很不高兴,这里面可是有公司很重要的投标文件,关系到最近几个很重要的项目,如果被同行的竞争对手拿到一定会给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

余锦枢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也懒得给温绵解释,一脸寒冰的往外面走去接电话。

“真是莫名其妙!就算你对U盘不看重,可是我很看重我的包包啊!”

温绵轻轻爱抚着怀里的名牌包包,这可是她节衣缩食存了大半年的钱买的第一个名牌包包好吧?今天不过是第一次背出门就差点被抢匪抢走,她的小心脏快吓死了。

“你的伤口包扎好了,自己注意这几天不要吃太辣太刺激的食物,出去吧。”

一直一声不吭专注手上工作的冷面护士推了推温绵,开始赶人。

温绵道了声谢,拿起包包就往外走,刚走到拐角处就听到了余大总裁的声音,他还在跟人讲电话。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我的助理还受了伤,把U盘给抢了回来。现在看来,我们只有另想办法看怎么让他们拿到这些文件……”


本来打算避嫌不要偷听的温绵听到他的话里提到了自己和U盘,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当然让他们拿走U盘最好,里面作假的数据足够让他们上当了,可惜。”

越听越明白的温绵这时候才听出来,亏她还以为余大总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保管,是看重自己,原来自己不过是商业竞争中老板打击对手、引人上钩的诱饵。

想透了这一层,再摸了摸脑袋上的伤口,还有今天受了大苦大难的名牌包包……

心底升起一股浓烈的火焰,怒气一下子冲到了头顶,无法思考温绵再也听不下去,一腔孤勇从拐角处站出来。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连命都丢了,更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我几万块钱才买的包包差点就被抢走了啊!你看这里、还有这里,我包包还被劫匪蹭到墙上挂了一条印记,你你你赔,赔我的精神损失,赔我的包包!”

看着余大总裁黑的不能再黑的脸,温绵话回过神来才意识自己太激动了,有些窘迫的喃喃:“完了完了。”

现在挽救还来得及吗?温绵咽了咽口水,打算来个祖传的认错十八式,把自家BOSS的火气从high消到low,她酝酿了一个自认为最虔诚的微笑,刚想开口却被BOSS给打断了。

“够了。”

余锦枢眉头皱成一团,眼神奇妙的瞥了瞥她,温绵平时看着木木讷讷,此刻像个小太阳一样生动热烈。

他不禁又多打量了几眼温绵,浅蓝色条纹衬衫配一条西装背带裤,简答利索的丸子头衬的她脸颊格外小巧,可能是因为和人抢包的原因,鼻子上脸颊上还蹭到了些灰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余锦枢想了想从怀里掏出支票本,龙飞凤舞的写了一张然后撕下来伸到她的面前,上面的数字让暴跳如雷的温绵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1、2、3、4、5,5个零、五十万?”

温绵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老板,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吧?这张支票是给自己的补偿,这么大方?

“只要你想办法把U盘顺利的被同行公司的人‘抢走’,让他们看不出来我们在演戏,这笔钱就是你的了。”

余锦枢手指捏着支票故意在温绵的面前来回晃荡,惹的她的眼神像钟摆一样差点变成斗鸡眼。

“没问题,余总请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的计划顺利完成。”

温绵一下子就换了脸,双手背到身后站的笔直,从开始斤斤计较的暴跳如雷变成了一个正经脸,表情严肃正经、语气非常诚恳的接下这个任务。五十万哎!可以换成多少个名牌包包啊!Gucci、香奈儿、LV……只要想想,温绵的心里就胀满了幸福感。

女孩生动的五官和鲜活的表情让他勾起了唇角,他的相貌本就出色,现在稍加了一点笑意,更显五官清隽生动,柔化了略显锋利的棱角。不过他很快就板回了面瘫脸,几句话就一瓢冷水淋到了温绵的头上。

“计划顺利不光这钱是你的,我还会给你加薪。不过如果你失败了的话,就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温绵被他严肃的嗓音吓了一跳,不过想想也就是演一场戏而已嘛,能有多难?于是当场愉快的和余大总裁握手签约,接下了这个有些古怪的任务。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温绵的心里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直接打车去了之前被抢劫的地方,一下车就装作神色慌张的样子开始四周围低头寻找,还很应景的捡了一根棍子到处探。

“小姐,你在找什么啊?”

旁边好心的路人看到她一脸焦急的模样很热心的过来询问。

“我的U盘掉了,那是我们公司很重要的文件,被弄丢了老板一定会开除我的!大姐你帮帮忙,帮我找一下好不好?”

看到有人被自己的演技吸引过来,温绵更加卖力的演出,泛红的眼眶真的让人误以为她在真情流露。

“多大的U盘啊?你别急,我们大家一起帮你找。”

热心的大姐一口应承下来,不仅自己帮着找了起来,只要经过的陌生人也都劝说着一起加入了寻找的队伍。


温绵看着越来越庞大的‘寻宝’队伍,而且中间有一个人明显有些不对劲,一直在偷偷的打量自己,还跟自己套近乎套话,说明自己做的局果然奏效,钓到了想要钓到的那条‘鱼’。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跟在自己两三步开外的男人,把手伸进包里,把U盘拿出来捏在手心。

“找到啦!我找到啦!”

温绵假装很兴奋的大声嚷嚷,然后高举着被自己‘找回来’的U盘来回挥舞,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脚步飞快的跑过来一把抢了过去,还生生的等了几秒那人跑远之后才高喊“抓贼”,作出吃惊意外的样子来。

第二天一大早,一种五十万被揣到荷包里的满足感包裹着温绵,让她上班的脚步格外轻快,进来公司直接就往余锦枢的办公室跑,准备接受老板的‘嘉奖’。

余大BOSS今天这一身是黑色长裤搭深蓝色真丝衬衫,黑色的短发整齐梳理着,一颦一举清贵雅致。

她内心无声的鼓掌,余大总裁的颜值又上了一个台阶。

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双腿交叠意态闲适,但表情好像不怎么友好:“我交给你保管的重要文件呢?你是不是弄丢了那个U盘?”

温绵目瞪口呆,看着才一碰面就对自己开始质问的余锦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他让自己把U盘设计让人抢走的吗,怎么装的好像没有那回事一样,现在还在这里责怪自己。

温绵的脸色也变了,正准备跟余锦枢理论的时候,发现他眯了下眼睛,小人精温绵立刻get到自家老大的意思。

余锦枢心里给了温绵一个无声的赞许,但脸上仍不动声色,眉眼冷沉,隐隐透着逼仄暗芒,还挺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你应该知道那些文件对公司接下来的项目有多重要,弄丢了这些文件会对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你自己说,打算怎么办?”

温绵一边听着余锦枢冷酷的语气在这里演戏,一边微微侧过头往身后瞟了一眼,才发现办公室门口堵了一圈的同事在看热闹,弄明白老板这是故意在做戏给他们看,于是顺着他的话为自己辩解。

“昨天我被劫匪打破了头进了医院,只是简单的包扎过后就回到昨天遇到抢匪的地方找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冒出来一个人抢走了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故意弄丢U盘的,余总你怎么能把损失算成是我的责任?”

为了让这场戏码看起来更逼真,温绵故意装的很怂很委屈,垂着头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样子。

余锦枢鹰爪般锐利的眸子盯着她:“不要找借口了,通知财务部扣你半年的工资。如果你还是不服的话,就自己把辞职书递上来,不要逼着我走法律途径给你一点教训!”

余锦枢虽然嘴上说的话一点也不客气,可是站的近的温绵还是看到了他唇角处微微的勾起。

温绵似乎被余锦枢的气势吓住了,讷讷开口:“是,余总。”

余锦枢不耐烦的拜拜手,温绵委屈的掉头就走,为了回馈观众还给自己加戏把办公室的门摔的震天响,留下一群看好戏的同事赶紧四散,然后又偷偷的聚成几个小团体开始八卦。

刚刚坐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平常在公司里并没怎么打过交道的小马进来了。

“温绵你没事儿吧?刚刚你被余总骂的那么惨,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小马是策划部的员工,跟自己这个助理基本上没有工作上的交流,也就只是点头之交而已,他干嘛这么好心的过来安慰自己?

温绵留了一个心眼,再想想先前做戏的余锦枢,也大概猜到了自己公司里肯定有同行的间谍,所以他是故意演这么一场又在‘钓鱼’了吗?

“余总说要扣我半年的工资,我现在的心情怎么好的起来?”

摆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温绵也想试试看这个找上门来套近乎的小马会不会是自己猜测的那样。

看到温绵跟自己吐苦水,小马一脸感同身受的搬过椅子坐到了她的对面,垮着脸跟她一起吐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