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苏文陆晚风

苏文陆晚风

苍月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神农之巅,苏文下山结婚,不料却被高冷未婚妻当众撕毁婚书。碍于师父的嘱托。苏文娶了高冷未婚妻的姐姐,陆晚风。陆晚风一直以为苏文是山里来的穷小子,没车没房,直到有一天......

主角:苏文陆晚风   更新:2023-11-20 14: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文陆晚风的现代都市小说《苏文陆晚风》,由网络作家“苍月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神农之巅,苏文下山结婚,不料却被高冷未婚妻当众撕毁婚书。碍于师父的嘱托。苏文娶了高冷未婚妻的姐姐,陆晚风。陆晚风一直以为苏文是山里来的穷小子,没车没房,直到有一天......

《苏文陆晚风》精彩片段

龙湖三千庭中。

一名身披白色貂皮的老者正在和一名青衣少女下棋。

少女莫约十八、九岁。

她扎着马尾辫,看上去古灵精怪。

“爷爷,这一局棋你又输了。”

祝文竹将手中白子落下,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爷爷好笨,连一局棋都赢不了我。”

“或许是爷爷年纪大了吧。”

祝凌天看着手中黑子,他目光陷入过往的追忆中。

“爷爷今年不过五十九岁,哪里大啦?”

祝文竹话音刚落,身后的院子里就传来一阵儿脚步声,“文竹小姐,金陵陆家的陆宣仪来访。”

“嗯?”

抬头看着迎面走来的性感妩媚女人,祝文竹面无表情问道,“陆小姐找我何事?”

“文竹小姐,是这样的,我听说,南陵祝家想在江南省投资一个国际音乐学校,而我陆家又有这方面的资历,所以我想......”

面对祝文竹时,陆宣仪的态度很是恭敬和客气。

但不等她把话说完。

一身青衣的祝文竹便摇头道,“陆小姐请回吧。今天我只想陪爷爷下棋,不想谈公事。”

“那我们能不能......互相留个名片?”

陆宣仪用讨好的语气问道。

实在是祝文竹身份太高,对方乃传奇宗师的孙女,她不得不放低姿态。

但祝文竹却冷冷道,“不必了,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今天过后,我们更不会再有交集。”

说完,祝文竹直接对一旁的下人道,“送客。”

当众被人看轻,陆宣仪丝毫不敢生气,她反而赔笑地挤出笑容,“打扰文竹小姐了。”

直到陆宣仪离开。

祝文竹这才娇哼一声,“怎么每天都有一些阿猫阿狗来打扰爷爷清净?真是讨厌。”

对此,棋局前身披貂皮的老者只笑着摇头,“文竹,当你站的位置足够高了,有些事情,便不可避免。”

“哼,有什么不可避免的?都是些想高攀爷爷的小人物罢了,换做是我,肯定杀鸡儆猴,让那些蝼蚁不敢再来烦人!”

祝文竹愤愤道。

“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别忘了,这里是江南省,不是蜀州省,在别人的地盘上,你我还是低调些为好。”

祝凌天话音刚落,突然,他面色一阵儿惨白。

旋即‘噗’的一口乌血吐了出来。

“爷爷!”

“祝老!?”

祝文竹和旁边下人吓了一跳。

“我不碍事,我只是......旧疾发作了。”

祝凌天抹去嘴角的鲜血,他刚要安抚孙女,结果却双眼一黑的昏死过去。

“爷爷?!”

看着倒下的祝凌天,祝文竹疯一般道,“快,快去请神医。”

结果......

江南省来了几名神医,最后都治不了祝凌天。

其中一名神医临走前,他更是叹息道,“祝前辈五脏尽枯,他注定活不过六十岁的槛,这是命,不是病。”

听到这话,祝文竹一下瘫在地上长哭不起。

哭声中。

又有祝家下人找到了祝文竹,“金陵市李氏集团的李文婧来访。”

“文竹小姐,我听闻南陵祝家想在江南省投资一个国际音乐学校,所以......”

李文婧正说着,却听祝文竹发疯般的咒骂道,“滚,你给我滚!”

“都是你们这些江南小人物来打扰我爷爷清净,我爷爷才会旧疾发作!”

“快滚啊!我不会和你们这些人合作。”

“这......?”看着暴躁如雷的祝文竹,李文婧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是祝凌天旧疾发作,昏了过去,连神医都束手无策,所以祝文竹才会大发雷霆。

“唉。”

叹了口气。

李文婧心想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她鞠躬对祝文竹说了句打扰了,转身就要离开。

可临走前。

李文婧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见她迟疑地对祝文竹道,“文竹小姐,你爷爷的旧疾,并非不能救治。”

“你说什么?”

祝文竹唰的一下看向李文婧,“难道你有办法治好我爷爷的病?”

“我知道一个人,他或许能治好祝前辈。”

李文婧将苏文在仁济医馆‘画符治病’一事说了出来。

“画符治病?”

祝文竹微微蹙眉,因为连她也没听说过如此诡异的治病手段。

“你去将那人带过来,若他真能治好我爷爷。我祝家定会好好答谢他!”

祝文竹随口一说。

其中她心中早就知道,爷爷的病,整个九州都无人能救。

可她还是不愿放弃。

至少。

她不想有遗憾。

......

同一时间。

苏文正在人才市场找工作。

因为昨天李桂芳说,他们家不养闲人,而苏文又不想被妻子养一辈子。

所以......

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养家。

“小兄弟,我总算找到你了。”

突然这时,一辆银色的奥迪车停在了苏文面前。

“是你?”

看到李文婧从车里走下来,苏文好奇问道,“你找我有事?”

“小兄弟,不是我找你,是南陵祝家......”

李文婧把祝凌天旧疾发作一事告诉了苏文。

但苏文却摇头道,“抱歉,我现在要找工作,没空给人治病。”

“小兄弟,你糊涂啊,你若是治好了祝前辈,什么样的工作找不到?说不定文竹小姐一高兴,就送给你一个上市公司。到时候你自己当老总,不比给人打工强?”

李文婧失笑道。

“哦?”

苏文权衡了一下,他点头道,“听上去不错,带路吧。”

......

半个小时后。

苏文来到了龙湖三千庭。

“文竹小姐,苏神医我带来了。”

李文婧拘谨地给祝文竹行礼。

“他就是你口中,那个画符治病的神医?”

目光打量苏文两眼,祝文竹表情复杂。

“是他。”

李文婧重重点头。

“......”

祝文竹没有接话。

实在是......

苏文看上去太年轻了,须知,她认识的神医,年龄最小的,也有五十来岁,而苏文?只怕三十岁都不到。

如此年轻。

就算苏文真懂医术,又能有几分本事?

“文竹小姐,要不先让苏神医给祝前辈问诊一下?”

见祝文竹久久无言,李文婧猜到对方可能在质疑苏文的医术,于是她主动提议。

“罢了,就让他试试吧。”

祝文竹掐着眉心点头。

其实在看到苏文的年龄后,她心中就没有再抱有期待了。

结果......

当苏文将一只手放在祝凌天的眉心后,原本昏死过去的祝凌天竟睁开了一只眼。

“爷爷?”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