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

全集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

礼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作为灵魂人物的蔺云婉齐令珩是穿越重生《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中的主要人物,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怎的不从自己库房里出银子?又给咱们夫人添麻烦。”萍叶看完手中的册子,瞪大眼睛改口:“夫、夫人,您怎么把乔大的差事也给写了进去?”桃叶进来,温声道:“老夫人要是把乔大的差事削了给表姑娘做开支,只怕他要闹翻了天。”蔺云婉不咸不淡地说:“送去吧。”乔大,府里有名的刁奴,一般人都招惹不起。萍叶巴不得乔大闹大了才好。......

主角:蔺云婉齐令珩   更新:2024-04-13 1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蔺云婉齐令珩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由网络作家“礼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灵魂人物的蔺云婉齐令珩是穿越重生《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中的主要人物,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怎的不从自己库房里出银子?又给咱们夫人添麻烦。”萍叶看完手中的册子,瞪大眼睛改口:“夫、夫人,您怎么把乔大的差事也给写了进去?”桃叶进来,温声道:“老夫人要是把乔大的差事削了给表姑娘做开支,只怕他要闹翻了天。”蔺云婉不咸不淡地说:“送去吧。”乔大,府里有名的刁奴,一般人都招惹不起。萍叶巴不得乔大闹大了才好。......

《全集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精彩片段


第十六章

“我十月怀胎生下庆哥儿,自己忍饥受饿地把他奶大,供他读书识字。”

“养爹死了,我和庆哥儿相依为命,他就是我的命根子。”

“我就是宁自己死了,也舍不得庆哥儿受一点委屈。自己的心肝肉,我比谁都希望他出息,科举高中。”

陆争流听着葛宝儿絮絮叨叨半天,半天才从蔺云婉说的话里回过神。

“我都知道。”

葛宝儿顶着一双核桃似的眼睛,哽咽道:“明明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我却像个外人。”

陆争流冷眉一皱:“谁说你是外人?”

葛宝儿回忆起他们一家团聚的场景,十分伤心。

陆争流想到她孤身一人跟来,声音也柔和了:“你不是外人。我会让你成为陆家的一份子。”

说完,他就立刻去找老夫人。

陆老夫人知道事情没了,也还没睡。

她冷着一张脸,道:“连云婉送孩子的开蒙礼她都容不下,我倒要听听,你还想怎么替她开脱!”

“此事没什么要开脱的,宝儿是做错了。”

“但请祖母体谅。”

“宝儿出身乡野,是有目光短浅的地方,但是她本性不坏,从来没有害人之心。今日之事,不过是出于她为人母的委屈,她不是有意在您面前挑唆。”

“祖母,宝儿本来可以不带庆哥儿回来,是我苦寻七年,强求她回到陆家。要不是为了庆哥儿的前途,她又在府里无名无分,心里不安,也不会有今天的事。”

“他是孙儿的女人,要说错都是孙子的错,您要怪就怪我。”

“我既答应了让她到您跟前尽孝,也不想食言,请祖母成全。”

陆老夫人静静地看着陆争流。

他说的话也不算过分。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也看得出,葛宝儿没什么深沉心机,只是有些小心思,虽上不得台面,倒也还算是人之常情。

她虽瞧不上,也不至于就要把人一杆子打死。

毕竟是庆哥儿的生母,是陆争流的心上人。

陆老夫人脸色好看了很多,道:“之前已经许诺给她的,我心里有数。但这些事也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你少替她开脱!仔细以后纵容大了她的野心,我不会心慈手软。”

陆争流道:“祖母,我有分寸。”

“你知道轻重,那就最好不过。”

“祖母,有一事我……”

“还有什么事?”陆老夫人以为是葛宝儿的事,面露不悦。

陆争流忽又改口:“无事。”祖母也未必清楚蔺云婉嫁过来之前的事。

“您早些歇息,孙子告退。”

翌日。

蔺云婉正在垂丝堂里理账,明媚眼眸冷沉,一言不发。

有仆妇在院子里站着等对牌,嘀嘀咕咕。

“如今这银子是越来越难报了,这可是老夫人少不得的开销。夫人不允,到了老夫人那头,婆子我也只能实话实说。”

“可不是嘛,连侯爷那里都短了银子……”

萍叶瞪了她们,冷哼一声挑帘子进屋,禀道:“夫人,那几个婆子又来了。”

蔺云婉抬笔,勾勾写写,给出去两个对牌。

萍叶见了,一口气差点上不去,说:“夫人……”

蔺云婉淡淡道:“去吧。我有法子平的。”

萍叶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照旧例,给了对牌,让她们去领银子。至于花销是不是真正花在主子头上,那可难说。

那些婆子们拿了对牌,才欢天喜地走了。

萍叶对着她们的背影啐了一口。

桃叶过来道:“都是府里积年的老仆,好几代的家生子,许多还和老夫人身边的人沾亲带故,老夫人爱惜名声,不想得罪她们。且又是最能闹的几个。”

萍叶叹道:“我能不知道吗?还不是怪……”

两人对视一眼,再不多说了,心里明镜儿似的。

还不是都怪老夫人。

让蔺云婉理家,只管下命令给吩咐,不管兜底。若是有她老人家那头的人犯了事,或有超出份例的,每次都打马虎眼。

闹出事,或平不了账,哪次不是让夫人自己想法子解决?

蔺云婉两头难。

“夫人,严妈妈来了。”

萍叶过来通禀。

蔺云婉大抵猜到什么事,去了与寿堂,果然听老夫人和她说:“宝儿这孩子在我身边也有些日子了,实在侍奉得不错,我倒舍不得她回去,想把她留在身边。云婉你觉得呢?”

“葛表妹似乎年纪不小了,老夫人留她,不如为她找一门好亲事。”

陆老夫人叹息着说:“你不知道,这孩子……也是命苦。”

蔺云婉挑眉:“怎么个命苦?”

“小小年纪爹娘就没了,亲戚跟前长大。你别看她这么懂事,都是因为从小看人眼色过日子,才这般乖巧。”

“好不容易说了门好亲事,是个开药铺的。本来顺顺利利成了亲,日子也过得下去。谁知道后来……”

蔺云婉蹙眉问:“后来怎么了?”

陆老夫人说:“那郎君出去采买药材,不知所踪,黄花大姑娘,一耽误就是好些年。但是婚事都定下了,男方家里不肯松口让她另嫁,这辈子岂不是跟活守寡一样?你说多可怜。”

蔺云婉顺着她的话说:“还真是可怜……”

他们为葛宝儿编出来的遭遇,甚至赶不上她上辈子的下场凄惨!

陆老夫人一脸动容:“你也觉得这丫头可怜吧!我想着,干脆将她留在我院里,给一份月例银子,也不要多少,照比着府里养姑娘的旧例给就够了。”

就够了?

蔺云婉心下冷笑。

府里养一个姑娘,一个月五两的月例,一年胭脂水粉、四季的衣裳、金银首饰,至少四个使唤丫鬟,还有厢房的布置等等,这些银子下来,足够普通人在京郊外买两进的小宅子了。

说得真轻松!

蔺云婉一脸为难:“老夫人,府里账目我是从您手里接过来的,您也知道……”

陆老夫人的脸也不好看。

她当然知道,武定侯府的家底和平常人家比,那肯定很富裕。

但是府里一直想要维持往昔的光鲜亮丽,早就入不敷出。

要不是这几年蔺云婉经营得好,便是连体面地开宗祠过继子嗣,都办不成。

“云婉,我把陆家交给你,就是相信你。”

蔺云婉忖量了片刻,道:“倒是有几处无关要紧的可以节省出来,给表妹做开支。不过我还要写成册子,请老夫人裁夺。”

能腾挪出银子来就成了。

陆老夫人笑道:“你拿来就是。”

蔺云婉造了一份册子出来。

“老夫人也真是,自己想养表姑娘,怎的不从自己库房里出银子?又给咱们夫人添麻烦。”

萍叶看完手中的册子,瞪大眼睛改口:“夫、夫人,您怎么把乔大的差事也给写了进去?”

桃叶进来,温声道:“老夫人要是把乔大的差事削了给表姑娘做开支,只怕他要闹翻了天。”

蔺云婉不咸不淡地说:“送去吧。”

乔大,府里有名的刁奴,一般人都招惹不起。

萍叶巴不得乔大闹大了才好。

她自告奋勇:“奴婢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