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偏执大叔的团宠娇妻

偏执大叔的团宠娇妻

瑟瑟发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父亲的公司被继母联手情夫挖空,父亲进了监狱,容梨能找的亲戚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只能答应继母的要求,去陪傅晋绅一夜。容梨没有想到,一场羞耻的交易,却让她遇见了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男人。傅晋绅年纪比她大了一些,还有点偏执,有点霸道,但他待她极好,将她宠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主角:容梨,傅晋绅   更新:2022-07-16 1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梨,傅晋绅 的武侠仙侠小说《偏执大叔的团宠娇妻》,由网络作家“瑟瑟发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父亲的公司被继母联手情夫挖空,父亲进了监狱,容梨能找的亲戚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只能答应继母的要求,去陪傅晋绅一夜。容梨没有想到,一场羞耻的交易,却让她遇见了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男人。傅晋绅年纪比她大了一些,还有点偏执,有点霸道,但他待她极好,将她宠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偏执大叔的团宠娇妻》精彩片段

密闭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容梨身处的箱子很快被人从车上抬了下去。

她知道,已经到地方了。

明明是寒冷的天,她穿着单薄,四肢也早就冻得僵硬了,可手心还是冒了一层密密的汗。

她深呼了口气,咬紧了粉白的嘴唇。

不一会儿,她身处的箱子就被人放下。

抬箱子的保镖恭敬地出声:“先生,这是一位名叫容成军的人送给您的礼物。”

保镖的声音落下后,一道极富磁性的男低音就响了起来。

“嗯。”男人声音浅淡。

保镖们陆续推下。

那男人又对另一个人吩咐了声,“傅南,把箱子打开。”

“是。”

箱子外面,傅南开始打开这个跟成人一样高的大箱子。他眼底带着疑惑,还有几分期待。

先生已经很久不和外界来往了,这是他近两年里收到的第一个礼。不知道这个叫容成军的给先生送的是什么,竟然用这么大的箱子装。

心里虽然疑惑,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有条不紊的,因为先生不喜欢人急急燥燥的。

花费了一分钟,傅南把箱底全部剪开,然后他揪住箱子顶端,把这个大箱子一下掀开。

金黄色的光线一下子笼罩下来。

容梨吓得闭上了眼睛。

而看到这一幕的傅南却发出了抽气声,他震惊得睁大眼睛,呆滞了两秒钟,然后就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傅晋绅。

傅晋绅凌厉的眉梢蹙起,目光落在眼前这个用白色羽毛编织成的鸟笼子里面。

这显然是个超大码的鸟笼子。

里面的也不是鸟,是个女人。

大概在外面被冻得不轻,她的身体正在打颤。

白嫩的脸颊上也染了两坨浅紫色。

她怯怯地朝他看了过来,之前被浓密弯翘的睫毛遮挡着的眼睛,竟格外的澄净。

傅晋绅眼色骤深,他瞥了眼傅南。

傅南早就转头没去看笼子里的人,在接收到他的目光后,傅南忙不迭地退出了客厅。

傅晋绅重新看向笼子里的人。

他问:“你是谁?”

爸爸早就给她准备好一套说辞,她之前也背得十分熟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容梨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他的四周好像弥漫着地狱修罗一样恐怖的气息,这气息直接盖过他英俊出挑的外貌。

容梨都做好了把自己给一个中年发福又秃顶的男人的打算了!虽然这男人的外貌令她十分惊艳。

“我…我叫容梨。”她老实回答。

“你父亲是容成军?”

“是。”

“他把你送来给我?”

“......是。”容梨不敢看他,害怕得低下了头。

傅晋绅搁下手中的茶杯。

杯底和桌面摩擦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道声音直接让容梨打了个哆嗦,头低得更深了。

傅晋绅再看过去,只看到她乌黑的脑袋。

客厅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容梨双手紧握在一起,脸几乎要贴在自己的胸上。

倏地,一道不容抗拒的淡漠嗓音传来。

“抬起头。”

容梨惊吓地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傅晋绅。

他就站在外面,身影高大得像山一样,居高临下地看她。

傅晋绅瞧着她颤抖的目光,神色冷漠不变,“他要我替他养你?”

容梨咬了咬嘴巴。

爸爸确实是这么说的,只要她能跟了傅晋绅,她就不用害怕继母的追杀,她一定能安稳一辈子。

可是,她要的不是这个!

她把自己的嘴巴咬得通红,红得像要溢出血来。

傅晋绅蹙了蹙眉,“说话。”

容梨呼了口气,“不是。”

“那他想要什么?”

“不是爸爸,是我…我想求您救我爸爸!”容梨鼓起勇气说完就站了起来。

笼子的门恰好在他面前,她把门打开,只隔着两厘米的距离站在他身前,然后抬头看他。

“傅先生,爸爸说您很厉害,您一定能救我爸爸的吧?”

她扬起的一张小脸白皙又精致,确实是不可多得的漂亮脸蛋。

他浅薄的唇角几不可查地弯了弯

爸爸的公司被继母和情夫挖空,还让他进了监狱!所有她能找的亲戚都一夜间消失!

呵。他低笑了声,笑声浅淡,还有让容梨浑身不适的讽刺。

他迈步回到沙发上,优雅地坐下。

容梨迟疑了一秒钟,立刻拖着裙摆跑到他跟前蹲下。

她蹲在他的脚边,两只小手开始给他脱鞋。

黑色的皮鞋比她两只手加在一起还要大,但是她手抖得厉害,弄了好一会儿还没脱下一只。

她好像把自己的一只鞋当成了敌人,正想尽办法弄掉它。

他失笑了声,问:“多大了?”

容梨脱他鞋的动作僵住,目光动了动,她回他:“20了。”

“说实话。”

他音色淡漠,却带着无形的压力。

容梨低下头,回他:“已经满18岁,快到19了。”

傅晋绅拿过一份晚间报纸看了起来。

就在容梨以为他信了,准备继续给他脱鞋的时候,冷漠的男性嗓音又传到了她耳朵里。

“你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骗我的人,都没好下场。”

她双手一颤。

傅晋绅眉梢微挑,余光瞥了她一眼。

只见她眼圈和鼻尖开始发红,几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她咬紧了嘴巴硬是把眼泪咽了回去,然后她老老实实地说:“今天过去就成年了,真的。”

哗啦。

是报纸被丢在一侧的声音。

傅晋绅俯下身,修长的手指攥住了她小脸。

容梨不得不和他对视。

他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问:“侵犯未成年是违法的,你是想让我和你父亲一样去坐牢吗?”


容梨害怕得手脚都软了,她眼圈鼻尖瞬间发红,忙解释:“不是,我没有这样想。”

一会儿说她要陷害他.

他摆明了没看上她。

那要怎么办?

想到被继母害得一夜白了头的爸爸正在监狱里受折磨,容梨的眼泪一下窜了出来。

她哽咽地说道:“傅先生,只要您能救我爸爸!我求您了!”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皱成一团,眼泪鼻涕一块冒。

这哭相,真是一点都不好看。

眼瞅着她鼻涕就要流到她嘴里了,他眉心一拧,竟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手给她抹了把鼻涕。

容梨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哭。

“好了。”他有些不耐烦地出声。

容梨顿时哭出声来,呜咽呜咽的,别提多委屈多可怜了。

瞧着就跟被他怎么了似的。

傅晋绅还没有欺负小女孩的习惯,当然,他也没有哄女人开心的经验。

瞅她这哭势,大有他不答应,她就哭到没完的打算。

他蹙眉瞧她,“你不哭,我就去救你父亲。”

这声一落,容梨的哭声也顿时没了。

她破涕为笑,咧开了嘴角,笑得像个小太阳花似的,对他喊道:“谢谢傅先生,谢谢您!”

傅晋绅:“......”她刚刚是不是故意哭的?

......

去捞一个人对傅晋绅来说,就跟去鱼池里捞一只鱼一样简单。

在答应了容梨之后,傅晋绅就让傅南去办了。

容梨这会儿也从女佣那里借来一套衣服穿上,正乖乖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和他一起等消息。

他手中拿着一本书,视线偶尔会瞥向容梨。

这小东西和来的时候完全两个模样,穿着宽松的衬衣和裤子,就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学生,一个小时过去了,坐姿一点变化都没有。

坐得那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一直到傅南从外面进来,她才站起来。

她两眼期待地看向傅南。

傅南却皱着眉头,神色不太好。

他没去看容梨,而是对傅晋绅汇报:“先生,容成军在监狱里自杀了。我们的人到的时候,他已经服过毒了。”

傅晋绅目光怔了下,接着看向容梨。

像被冰冻住似的,容梨身形僵硬,双目无神神色呆滞,脸色也一片煞白。

爸爸死了?

他昨天进监狱之前不还跟她说要她好好活着的吗?怎么这就死了?

空洞的眼眶里,眼泪忽然窜出。

容梨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她一下跌坐在地上。

然后下一秒,她就朝外面狂奔。

只是还没跑出客厅,人就被傅南抓住。

她挣脱不开,急得张嘴咬了上去。

傅南抽了口冷气,安慰道:“容小姐,你冷静一点。你的继母正安排人四处找你,如果你现在贸然出去,只会把自己的命也搭上。”

容梨的眼睛一下变得通红。

一定是岳如姿干的!爸爸对她那么好,她怎么能这么狠毒!!

容梨忽然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傅南把她扶进了客厅。

“先生,容小姐的身体很热,好像发烧了。”他对还坐在沙发上的傅晋绅说道。

傅晋绅看了眼她苍白的脸颊,“叫个医生过来给她看看。”

“是。”

傅南迅速地做完他的吩咐,然后回到客厅,把容成军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先生,容成军吃的毒药是外面的人送进去给他的。”

“是他妻子?”

“是的。”

傅晋绅抿起唇角,冷笑了声,“他这一招不错。”

毒药虽然是别人送给他的,却也是他自愿吃的。不是因为走投无路,而是为了保他女儿容梨一辈子安稳。

毕竟,傅晋绅欠容家一个人情。他那个早就过世的爷爷跟他说过,容成军的父亲是为了傅家死的,让他要保容成军一辈子平安。

就算容梨不来找他,他也会安排人去救容成军。

谁能想到,他竟然为了女儿对自己这么狠。

这样一来,他就欠容成军一条命,他得把欠他的补在他女儿身上了。

......

容梨醒来后被告知爸爸的遗体已经被火葬了,墓地在金城郊区的一片墓园里。

傅南带她去了墓地。

容梨把一捧花放在爸爸的墓碑前,然后在这跪了一个傍晚。

眼泪簌簌地往下流,她的脸都哭肿了一圈。

爸爸走了,她的世界就塌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像爸爸那样疼爱自己了。

都怪她!要不是她小时候一个劲儿地跟他叫嚷想要妈妈,他也不会被岳如姿欺骗,娶了岳如姿!他把她当最亲密的妻子看待,就算那个时候岳如姿穷困潦倒,爸爸还是不求回报地出钱出力帮她救助她的娘家人。除此之外,爸爸还把她的两个女儿都当亲生的一样看待,有什么东西都是和容梨平均分,而且还会让容梨礼让她们。

懊恼后悔痛恨痛苦绝望充斥着她的大脑。

墓园里忽然刮起一阵寒冽的强风,容梨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这间卧室。

她下床来到客厅。

客厅里没人,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却在播放新闻。

是一则八卦新闻,容氏企业前老板娘新婚的新闻。

有记者问她:“岳女士,听说容成军已经在监狱自杀了,这件事您知道吗?”

岳如姿先是愣了下,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她的新婚丈夫姜峥立马抱住了她,并对记者说道:“那都是他的报应!他丧尽天良家暴成性,还挪用董事会资金设置诈骗机构,他活该!”

姜峥气愤不已,也对柔弱的岳如姿心疼不已。

记者忙解释:“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刺激岳女士的,岳女士不畏强权主动举报容成军,为我们解除了社会一大毒瘤,很多人都很感激岳女士呢。”

“......”

容梨没忍住,搬起一张椅子砸在了电视屏幕上,正中岳如姿那张“柔弱”的脸。

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她在胡说!

爸爸一直对她百依百顺,别说家暴,就连对她说句重话都没有!

诈骗机构更是她和她情夫姜峥联手设的局!

容梨转身就往外面跑。

她要去他们婚礼的现场,把事实全都告诉记者!


然而她还没跑出大门,就被看门的保镖拦住了。

他面无表情地对容梨说:“没有先生的吩咐,你不能出去。”

无论容梨怎么哀求,他就是不放行。

容梨往外冲,他就把她推回来。

容梨打他,不仅没打过,自己还在地上打起了滚儿来。

撒泼打滚都没用,她力气也耗光了,就坐在地上,任由保镖把她拖回了房间。

第二天,她就蹲在客厅门口看着大门。

终于等到保镖去上厕所,她撒开腿就往外跑。

却在快跑出去的时候,迎面撞上一阵粉末。

她直接吸了一口,然后两眼昏花,摔在了地上。

第三天,容梨改换翻墙头。哪儿知道手在放上去,就扒到了一片玻璃渣,她一双手心顿时鲜血横流,人当时就摔回了地上。

......

她所有的力气都被掏空了,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布偶娃娃,瘫在床上。

夜间的冷风呜呜作响。

容梨空洞的双眼看着天花板。

咯吱。

房门被推开,传来一阵有序的脚步声。

不像是佣人的脚步声,容梨扭转了下脖子,然后就看到一抹峻拔的身影。

是傅晋绅。

他神色冷漠,深邃的眼底隐有些嘲讽。

似乎在嘲笑她蠢。

容梨忽然鼻子一酸,眼圈登时红了。

傅晋绅却没哄她。

他只是淡漠地出声:“你连这座房子都走不出去,还妄想报仇?”

容梨咬紧了嘴巴,没让自己哭出声来,不过眼泪还是从眼角流了出来。

傅晋绅眉梢微蹙,沉默地瞧了她一会儿,他说:“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往外跑,我会打断你的腿。”

容梨哽咽了声,浑身打了个寒颤。

傅晋绅说完就走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房间恢复寂静,容梨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恨自己蠢,更恨自己的无能!

......

一晃过了几天,容梨都乖乖待在这栋房子里,只是偶尔会蹲在客厅门口盯着大门口,却再也没有要出去的念头。

这天傍晚,昼夜交替之间,只有一缕昏黄色的光线洒在地平线上。

一辆纯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入大门,停在了院内。

容梨抬起小脸看了过去。

开车的傅南立刻下车,然后弯腰恭敬地打开后座车门。

一条修长笔挺的腿当先迈出,紧接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就出现在了容梨的视线里。

她眸孔一缩,本能地畏惧。

然后她往旁边挪了挪,坐在客厅门外阶梯一角。

傅晋绅跨步走了过来。

容梨缩成了一团,就像个巨型肉虫。

傅晋绅瞥了她一眼,脚下的步伐稳健有序,没有一丝停顿。

就在他即将踏上阶梯进入客厅的时候,右腿忽然像被绑了沙袋,动不了了。

他低下头。

只见容梨紧紧地抱住他的腿,一张白瓷似的小脸,巴巴地看着他。

她咬了咬嘴巴,嘴唇被她咬得通红。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问:“傅先生,我能求您件事吗?”

傅晋绅目光微动,“还想出去?”

他声色冰冷。

容梨抱紧了他有力的小腿,摇头说道:“我不想出去了,我想学习,您能教我一些本事吗?”

傅晋绅神色微怔。

容梨忙补充说道:“我知道您平时很忙,您不用亲自教我的,您就让您手下的那些人教我一点就好了。”

傅晋绅弯腰半蹲下。

他近距离地低头瞧她。

容梨本能地缩紧了脖子,两只小手还在紧紧地抱住他的这只小腿。

“救你是因为你父亲,我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凭什么还要教你本事?”

他视线深邃仿佛看不到底,更叫人看不清情绪。

容梨紧张地咬了咬嘴巴,又把唇瓣咬得通红。

他周身的气势实在太过逼人了。

容梨大脑空白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来:“我会报答你的!”

傅晋绅视线一顿,眼底有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问:“你怎么报答?”

容梨一双黑色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然后她认真地说道:“我会赚很多钱孝敬您!”

孝敬?

他看起来很老的样子?

傅晋绅蹙起了眉头。

容梨一直盯着他神色看呢,看他似乎不太满意,她又坚定地说道:“我没有骗您,我说到一定做到!”

傅晋绅很想跟她说他不缺钱这件事。

可是这小东西的目光太过澄澈,太过坚定。就像一只小竹子,一掰就折,却坚韧不拔。

他沉默了会儿,“明天开始,傅南带你。”

容梨瞬间目光发亮,她清脆地喊道:“谢谢傅先生!”

傅晋绅拍了拍她脑袋,“可以把手松开了。”

容梨嘿嘿一笑,立马缩回了双手。

傅晋绅起身走进客厅。

跟在他身后的傅南却还愣在原地。

他看了看坐在阶梯上开心得像个小傻子似的容梨,眼底一阵震惊。

先生这是怎么了?他不是一向不培养女人的吗?而且竟然还让他这个首席助理带她??

......

第二天早上。

容梨早起吃完早饭,乖乖地站在院子里等傅南。

傅南也没让她久等,带着刚刚制定好的培养她的计划表来到了她眼前。

容梨接过计划表认真地看。

傅南也对她说道:“容小姐,先生给你安排好了学校,从下周开始,你要按时上学,学习成绩不得低于班级前三。表上的这些,都是你的课外功课,到了规定时间,会有专人来教你东西。”

容梨看着这满满当当的课外课程表,拧了拧眉。

傅南把她的脸色看在眼底,适时地出声:“先生不喜欢愚蠢的废物,更不喜欢立了目标却不去达成的人。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容梨当即回答:“我不会后悔的!”

她神色坚定。

傅南笑了笑,“我提醒你一下,如果将来你哪一天后悔了可就没有机会了,毕竟先生发脾气,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容梨咧开嘴角,露出两颗小虎牙,“您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傅南笑着说道:“好,那就从明天开始训练。这些课程会跟随你到学业结束,不会低于三年,请你做好准备吧。”

“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