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傅太太她来自古代

傅太太她来自古代

花非花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代女将,裴瑛为国鞠躬尽瘁,可是最终却因为“功高盖主”四个字,而被最信任的副将害死。再次醒来,她来到了一个叫做现代的世界,并且成为了某位总裁的替嫁娇妻。丈夫重度烧伤,所以这门婚事成为了外界人眼中的一个笑话。原来现代人也存在那么多勾心斗角,裴瑛火力全开,成为了真正的大佬!

主角:裴瑛,傅珩   更新:2022-07-16 06: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瑛,傅珩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太太她来自古代》,由网络作家“花非花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代女将,裴瑛为国鞠躬尽瘁,可是最终却因为“功高盖主”四个字,而被最信任的副将害死。再次醒来,她来到了一个叫做现代的世界,并且成为了某位总裁的替嫁娇妻。丈夫重度烧伤,所以这门婚事成为了外界人眼中的一个笑话。原来现代人也存在那么多勾心斗角,裴瑛火力全开,成为了真正的大佬!

《傅太太她来自古代》精彩片段

痛,窒息的痛。

裴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最信任的副将,亲手将一把匕首刺入自己的胸口,不偏不倚,一刀毙命。

她渐渐失焦的瞳孔映出对方冷漠的神情。

“要怪就怪你太过自负,功高盖主……”

对方又说了什么,裴瑛已经听不清了。她的意识连同身体一起下坠,下坠……猛地跌入水底。

刺骨的寒冷瞬间包围了她,窒息的感觉太过强烈,耳膜回荡着剧烈的心跳。

心跳?她没死?

裴瑛猛地睁开眼睛,意识也瞬间回笼,她发现自己此刻周围全是水,正无意识地在水中挣扎。

她不会游泳。

“来人……”

她一开口,就呛了一大口水,冰冷的液体涌入她的口鼻,五脏六腑像是要炸了一般。

“行了,拉她上来吧!”

裴媛一身大红色紧身裙,将身材包裹的凸凹有致,精致的妆容中透露着漫不经心的笑。

她看着裴瑛在泳池里挣扎,看得尽兴了才想起把人捞上来。

裴瑛被一个男人粗鲁地拽上岸,像丢垃圾一样甩在裴媛的脚边。

“咳咳咳!”她躺在地上咳的撕心裂肺,好半天才平复呼吸,撑起身子环顾四周时,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哪里?

她以为的湖并不是湖,而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池子,自己身下的也不是泥土,而是冰冰凉凉的……琉璃?

还有自己周围的人,他们的穿着都好奇怪。

裴瑛警惕地皱了皱眉,眼神七分犀利三分迷茫。

“啧,不会是淹傻了吧!”裴媛蹲下来,眼神讥讽,抬手想要拍裴瑛的脸,然而手腕却被一把攥住。

裴瑛神色冰冷地看着她,刚要问她是什么人,突然一阵眩晕,紧接着一大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猝然涌入脑海。

这具身体原来也叫裴瑛,一年前父母车祸身亡,公司被二叔一家控制,而唯一的弟弟也因为先天性心衰急需器官移植。

眼前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正是她二叔的女儿,裴媛。

裴瑛被迫接受了原主的记忆,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心道这个姑娘和自己还真是有缘,惨的不相上下。

“你做什么?放手!”裴媛趁裴瑛晃神,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腕,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她刚刚对上裴瑛的目光,那冰冷阴郁的眸子,根本不像是那个受气包该有的,倒像是这躯壳里住了另外一个人。

裴媛赶紧晃了晃头,驱散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居高临下地盯着裴瑛,冷笑道:“怎么,冷水没有泡够,还想下去享受享受吗?”

裴瑛撑着地面爬起来,全身都湿透了,发丝的水珠顺着脸颊滴落,看起来像个姿容艳丽的水鬼。

她面无表情地朝裴媛走去,身后拖着长长的水渍。

“你想干什么!你再敢往前走一步信不信我马上叫人把你扔下去!”裴媛厉声呵斥,自己却忍不住急急后退了两步,心头漫上巨大的恐惧。

裴瑛皱眉,脚步没有停。

这个女人吵死了,她此刻脑子很乱,只想掐着她脖子让她闭嘴!

“来……来人啊!把她按住!”裴媛姣好的面容上是掩饰不住的惊慌,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愚蠢软弱的堂妹,居然有这般骇人的眼神。

裴媛身后窜上来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一只手扣在裴瑛的肩膀上,想要将她反翦在地,然而下一秒,只听“咔擦”一声,便是一声惨烈的哀嚎。

裴瑛出手很快,快到没人注意到她是怎样轻巧地卸了大汉的一条胳膊。

“他妈的臭娘们!”

另一个男人咒骂一声,飞起一脚朝裴瑛踹过去。

裴瑛面露不屑,一侧身躲过后,转身以掌为刃,敲在了男人的后颈处。

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汉,两眼一翻,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裴媛惊恐地盯着裴瑛,像是看见了鬼,不住后退,直到磕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才狼狈地稳住身形。

“你……你别过来!”裴媛强自镇定,“你再敢走一步,就别想看到你弟弟了!”

裴瑛猛地顿住脚步,心口突然一疼,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感情蔓延上来。

“小臻,他在哪里?”裴瑛开口,声音比她的眼神还要冷上几分。

“裴臻在我手里,不过你放心,他毕竟是我堂弟,我暂时不会伤害他的。”裴媛找到拿捏裴瑛的筹码,整个人瞬间变得有底气起来。

“你想怎么样?”裴瑛面上未施粉黛,形容狼狈,周身的气场却强大的让人不敢靠近。

裴媛心中对她还是有几分忌惮,保持着一定距离道:“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小臻匹配的心脏已经找到了,随时可以手术。”

裴瑛心底涌起不属于她的喜悦,这种感觉很奇妙。

“所以呢,需要我做什么?”她不相信裴媛会这么好心,施恩必有所图。

裴媛轻笑了一下,也不卖关子,直言道:“只要你同意嫁给傅珩,小臻的手术随时可以安排。”

裴瑛皱了下眉,傅珩前不久在一场事故中重伤,据说全身烧伤面积达三分之一,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傅家是江城首屈一指的豪门,从前的傅珩更是万千少女的梦,只可惜今日不同往昔,试问谁愿意嫁给一个全身重度烧伤的男人?半夜睡觉都会被吓醒吧!

“你若不同意,小臻的手术……”

“我同意。”裴瑛没等她说完威胁的话,就利落地一点头。

裴媛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又道:“当然,嫁给他不是最终目的,你需要将傅氏集团最新的AI核心技术偷出来。现在傅珩重伤,那些重要的文件应该都在他的私人电脑里,你很容易得手。”

裴瑛狠狠皱了下眉,“你让我做小偷?”

“话不能这么说,这还不是为了我们裴家?”裴媛放缓语气,挂上一副伪善的笑,“如今我们裴家面临破产,你也不忍心大伯的心血付之一炬吧?”

裴瑛简直要被对方不要脸的程度气笑了,现在想起来裴家的家业是她父亲打下的了?之前把他们姐弟赶出去时怎么只字不提这公司是她父亲的!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裴瑛压下心底的怒火,直视着裴媛道。


“什么?”裴媛审视地看着裴瑛,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不悦。

“我要裴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裴瑛冷静地开口。

“什么?”裴媛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疯了还是你觉得我疯了!”

如果那样的话,裴瑛将成为裴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她将拿回裴氏集团的所有权。

“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等着公司破产吧。”裴瑛勾了下嘴角,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你不想要你弟弟的命了吗!”裴媛威胁地看着她。

“小臻若挺不过去,黄泉路我陪他一起走,见到我父母也算是一家团聚了。”裴瑛眼神决绝,不像开玩笑。

“好!很好!”裴媛没想到她能这么疯,挣扎片刻,妥协道:“百分之三十,不能再多了!”

“可以,空口无凭,找律师来拟订一份合同。”裴瑛爽快地答应。

她本就没想成为裴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否则她顶着这样的身份嫁进傅家,才是将自己立成了靶子。

……

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后,裴瑛安顿好裴臻,就被送去了傅家。

裴媛的要求是一周之内拿到核心机密,成功后再安排裴臻的手术。

裴瑛不傻,在这里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将军,她若真敢打傅家的主意,绝对会死的很惨。

至少目前她没有和傅家对抗的能力。

傅家庄园位于江城寸土寸金的渤海湾,整个庄园比裴瑛想象的还要大,比她从前的将军府还要气派几分。

“裴小姐,跟我来。”

管家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说话时带着礼貌和蔼的笑。

他带着裴瑛上了二楼,指着一个房门道:“这里就是大少爷的卧房,大少爷人在国外疗养,裴小姐只管安心住在这里。”

裴瑛点点头,心中生出几分怅然。

她上辈子虽是护国大将军,但也到底是女儿家,曾幻想过怎样的人能配得上自己,自己的婚宴又会是何等豪华庄重。

不曾想,顶着别人的身份躯壳重活一世,竟然落得“冲喜”的下场,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她推开门,还没有适应房中的黑暗,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裴瑛毫不迟疑地屈肘向后怼去,男人按着她肩膀侧身躲过,一转身将她禁锢在身下。

身后是冰冷的墙壁,裴瑛退无可退,黑暗中男人的呼吸越发明显。

这个身体太弱,她试图反抗,却根本推不开男人半分。

“你是谁?放开我!”她全身紧绷,戒备地盯着身前的人。

“啪”地一声,卧室的灯亮了。

裴瑛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再挣开时恰好对上男人玩味的目光。

男人很高,宽肩窄腰,她站直身子才堪堪到男人的肩膀。

除此之外,那一张恍若精心雕琢的俊脸也让见惯了美男的裴瑛微微失神。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微薄,不言不语便有种浑然天成的贵气,以及深入骨髓的冷漠。

“你到底谁?别让我问第三遍!”裴瑛厉声喝道。

她虽然落魄如此,但骨子里还是有身为将军的骄傲凌厉。

傅珩似笑非笑地看着身下炸毛小受般的女孩,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他要娶的人,当然会方方面面打探好。不过眼前这个女孩,和他了解到的却十分不一样。

“找死!”裴瑛话音刚落,便骤然发力,牟足劲朝傅珩的膝盖踢去。

傅珩一惊,之后侧身躲开。裴瑛趁机窜了出去,防备地盯着他。

两人对峙了足足一分钟,傅珩突然轻笑了一声,开口声音低沉性感:“自我介绍一下,傅云白。”

裴瑛皱眉,傅云白这个名字她在原主的记忆中搜索得到,傅家二少,傅珩的弟弟。

听说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是个十足的纨绔。

“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裴瑛没有兴趣认识他,尤其想到刚才的情形,心中越发厌恶,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傅珩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将一个纨绔少爷该有的样子演了十成十,斜斜靠在墙上,眼神直白地打量着裴瑛,漫不经心地说:“我大哥不在,我当然要替他验验货。”

别说裴瑛一个穿越过来的古人,就算一个思想开放的女生,听到这番羞辱的话,也定然羞愤难当。

她冷笑一声,随手抓过一旁放着的铁艺,“想验货也要打过我再说!”

傅珩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一声说:“你很爱打架?”

“你管的着吗!”裴瑛双目含怒,要不是她现在这副身子太弱了,她绝对二话不说把这个嘴贱的男人按在地上摩擦!

“听说裴家的小姐知书达礼,嫂子倒是让我开了眼界,不知道我哥回来,会是怎样惊喜的表情。”傅珩特意加重了“惊喜”两个字,表情耐人寻味。

裴瑛不欲和他对费口舌,瞟了眼门口,冷着脸下逐客令:“出去。”

“我大哥不在,现在傅家我做主。”傅珩站直身子,朝她走近两步,勾着嘴角低头道:“现在裴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

“放肆!”裴瑛从未被人如此轻浮地对待过,抡起手里的铁艺架子就往傅珩头上招呼,被傅珩眼疾手快地一把攥住手腕。

没等裴瑛蓄力反抗,傅珩另一只手臂揽住她的细腰,一转身将她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裴瑛整个人都被傅珩罩在身下,死死地压制着,完全动弹不得。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傅珩“啧”了一声,“脾气这么烈,看来我需要替大哥调教一下。”

裴瑛突然抬头,一口咬在了傅珩脖颈侧面,顷刻口腔中便蔓延开血腥味。

傅珩闷哼一声,一把扣住她纤细的脖子,将人粗暴地按回床上。

“想死吗!”他眼中染上薄怒,掐着她脖子的手指用力。

裴瑛感觉到呼吸越发困难,不过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对这种濒临窒息的感觉没有多大的恐惧,仍然恶狠狠地盯着身上的男人,那眼神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再死一次时,傅珩突然松开了手。


“咳咳咳!”

裴瑛猛地缓过一口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傅珩毫不怜惜地看着她,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明知道我大哥重度烧伤,还主动嫁来傅家,别告诉我没有什么目的。”傅珩没有起身,居高临下地盯着裴瑛,眼神犀利。

裴瑛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不再试图触怒他,深吸一口气,神色坦荡道:“裴家和傅家有婚约。”

“有婚约的人并不是你。”傅珩不放过她神色一丝一毫的变化。

“裴媛不愿意嫁给一个毁了容的废人,我弟弟还在她手里,我只能嫁。”裴瑛半真半假地说。

“你就不怕?”傅珩也不知道信了几分,“我大哥能不能醒过来都是未知。”

“怕守寡吗?怕又能怎么样?不怕又能怎么样?”裴瑛声调平稳,自嘲地勾了下嘴角,一双杏眸恍若含着细碎的星光。

傅珩喉咙不自觉动了一下,他别开目光,终于放开了裴瑛。

“我大哥就算回来也是个废人了,你不如跟了我,你只要乖乖听话,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我是你大嫂,长嫂如母,你最好放尊重些!”裴瑛冷声警告。

傅珩嗤笑一声,“长嫂如母?你也配?别忘了你不过是我大哥娶回来冲喜的。”

裴瑛突然笑了一声,“你和你哥有什么深仇大怨吗?怎么一定要绿了他?”

傅珩噎了一下,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女人有什么目的,还真没想过“自己绿自己”。

“不过我既然嫁了你大哥,不管他是残是伤,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我也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最好别在我身上打主意。”裴瑛认真严肃地说。

傅珩微微吃惊,继而目光不带情绪地扫了她一眼,起身嘲讽道:“这种欲擒故纵的招数对我没用,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裴瑛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指着门口道:“好走不送。”

这一晚裴瑛睡的并不踏实,夜深人静,许多事情骤然涌入脑海,关于怎样在傅家生活下去,关于怎样安排裴臻的手术,都让初来乍到的她头疼不已。

以至于她第二天眼圈乌黑,神志不清地下楼时,一脚踩空了。

“啊!”裴瑛短促地尖叫一声,下一秒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拉住,稍微用力,她便撞进一个宽厚的胸膛。

这一拉一拽,把原本就不清醒的裴瑛弄得头晕目眩,好半天才站稳抬起头,对上傅珩讥讽的眸子。

“谢了。”裴瑛推开他,冷着脸道了谢。

傅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半晌道:“晚上有个宴会,陪我一起去。”

“为什么是我?”裴瑛皱眉,“我不去。”

“你以为你在傅家有什么发言权吗?”傅珩嗤笑一声,“我只是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意见。”

“少爷,夫人,早餐准备好了。”管家见两人一起下楼,神色也依旧如常,恭敬地引两人去了餐厅。

裴瑛看着满满一桌子丰盛的早餐,没有动。

她从前是护国大将军,想要她命的人多的是,所以每一餐前都会有专门的人给她试毒。

她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代的规则,尤其是傅家和眼前的男人,都让她觉得危险。

于是,傅珩震惊地看着裴瑛将自己喝了一口的牛奶端走,神态自若地喝了一口。

共用一个杯子,这个举动相当暧昧。

裴瑛并不觉得有什么,傅珩眼神却几经变化,晦暗难测。

“这么快就想好了?”傅珩笑容耐人寻味。

“想好什么?”裴瑛不明所以。

“想好要不要跟了我,做我的人。”傅珩侧身过去,一条手臂搭在裴瑛椅子后面,几乎贴着她耳边说。

裴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声调平平地说:“抱歉,从未考虑过。”

傅珩指了指她手里的牛奶,声音也冷了下来,“我说过,我最讨厌欲擒故纵。”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裴瑛不耐烦地收回目光,低头吃早餐,完全把傅珩当成了一团空气。

傅珩莫名火大,他还从未被这样无视过。

然而几次试探,他都忍不住怀疑,这个女人对他是真的丝毫不感兴趣。

那就一定别有目的!

“你准备穿这身去参加宴会?”

吃过早餐,傅珩眼神嫌弃地上上下下看了一圈裴瑛。

裴瑛神色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倨傲,况且她并不觉得自己这一身有什么不妥。

“我只有这一身,嫌弃就别带我去。”她简直求之不得。

“去买衣服。”傅珩说完起身,语气不容反抗。

裴瑛现在身在傅家,知道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和傅珩唱反调没有意义,于是顺从地跟了出去。

这是重生后裴瑛第一次逛商场,面上冷冷淡淡,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好奇,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左顾右盼。

她目光追随着一个手拿冰激凌的小朋友,险些撞上前面的人,被傅珩一把拉回来。

“想吃?”傅珩问她。

裴瑛点点头,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与她之前冷漠厌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带着点天真和期待。

傅珩感觉到自己心跳似乎漏了半拍,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却忘记放开牵着裴瑛的手。

裴瑛拿着冰激凌看了半天,她从前吃遍山珍海味,却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于是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

傅珩喉结动了一下,别开目光,沉声问:“好吃吗?”

“太甜了。”裴瑛如实回答,她不大爱吃甜食。

“麻烦。”傅珩冷哼一声,转身走出甜品店。

裴瑛又舔了一口冰激凌,才慢悠悠地跟上。

“裴瑛?”

刚出了店门,一道声音就从身后响起。

裴瑛转身,皱眉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裴媛。

“真的是你?”裴媛以为自己看错了,她说完目光又落在傅珩身上,眼中的惊艳还没来得及掩饰,就被傅珩冷冷地扫了一眼,心脏猛地一紧,赶紧收回视线。

“可以啊,裴瑛!”裴媛笑容讥讽,贴着裴瑛的耳边道:“才嫁过去一天,就包养起小白脸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