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万龙殿

万龙殿

沙漠烤红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叶家是豪门权贵,却遭人算计一夜之间被赶出家族,从此贫困潦倒,幸好有周初然不离不弃,叶凌才从悲伤中走出。婚后不久,叶凌被人冤枉入狱,在狱中被人告知妻子杀害了他的父亲,从此叶凌对周初然充满恨意,一怒之下成立万龙殿,从此众人敬仰!

主角:叶凌,周初然   更新:2022-07-16 0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凌,周初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万龙殿》,由网络作家“沙漠烤红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叶家是豪门权贵,却遭人算计一夜之间被赶出家族,从此贫困潦倒,幸好有周初然不离不弃,叶凌才从悲伤中走出。婚后不久,叶凌被人冤枉入狱,在狱中被人告知妻子杀害了他的父亲,从此叶凌对周初然充满恨意,一怒之下成立万龙殿,从此众人敬仰!

《万龙殿》精彩片段

黑色大陆,十国总统投降会议上。

叶凌脚踩十国的国旗,俯视着跪在脚下的十国总统,忽然,他的电话响了。

“姐夫!我是晓云,回来看看我姐吧!她快死了!”

叶凌先是一怔,眼眸中闪出骇人的怒火。

五年了,他都没有找这家人算账,他们却敢给他打电话!

叶凌冷声怒道:“看她?当年你姐姐害死我父亲,现在还敢让我看她!”

“不可能!姐夫你一定是误会了,姐姐不可能害死你父亲。”周晓云连忙道。

叶凌冷冷道:“误会?你姐害死了我父亲,这是我后妈亲口说的!”

“姐夫,你那个后妈一定是在骗你,当年姐姐为了你可是......”

“闭嘴!害死我父亲,还想挑拨离间!”叶凌十分恼火,直接挂断电话。

父亲当年在家族斗争中被陷害,失去了所有财产,被赶出家族。

一家人从豪门权贵一夜之间变得穷困潦倒。

落魄之下,只有一直爱慕父亲的王云梅还对他们一家不离不弃,陪着他们父子秘密逃到了天湖市。

来到天湖市后不久,丧妻多年的父亲就与王云梅结了婚,她成了叶凌的后妈,一边照料着父亲,一边为叶凌张罗工作,谋划他们一家三口未来的生活,叶凌对她十分感激。

后来,叶凌遇到了大学时期的校花周初然,两人恋爱,她不顾家里反对,都要嫁给叶凌,为了让周家同意,叶凌入赘周家。

可是婚后没多久,刚刚入职工作的叶凌,被警方以盗窃公司价值三千万的产品为由给当场带走。

这分明就是陷害!

更让叶凌难以接受的是,在被羁押期间,噩耗传来,他的父亲死了!

王云梅探监时含着泪告诉他,一切都是周初然的阴谋,她已经被叶家现任家主收买,为了钱答应除掉他和父亲,所以陷害叶凌入狱,害死他父亲。

叶凌愤怒无比,本以为要在牢里关一辈子,没有机会报仇,没想到,一个神秘人替他还了三千万,把他救了出来!

痛定思痛的他决定逃往海外,积攒足够力量,再回来报仇!

五年过去,经过无数生死厮杀的他,终于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万龙殿!

一个令全球都闻风丧胆的庞大组织!

不久前,万龙殿一口气灭掉十国联盟,震惊全球。

万龙殿三个字,已经成为全球各国的噩梦。

叶凌失神好一阵,身后的助手青龙小心翼翼道:“龙皇,受降仪式要不要延后?”

回过神的叶凌轻轻颔首:“让人代替我一下。”

起身,来到栏杆前,注视着夏国方向,眼神渐渐凌厉:“五年了,也该回去找叶家和周初然算算这笔血债了,青龙,去查查周初然的现状。”

没多久,万龙殿的情报部门便把调查结果送了过来,青龙拿到情报,诧异道:“龙皇,周初然坐牢了。”

恩?

她不是巴结上叶家了吗?怎么会坐牢?

“为什么?”叶凌问道。

青龙念着报告:“根据调查显示,五年前周初然挪用了任职公司的三千万公款,被对方告发,判处五年徒刑,最近她刚刚出狱,在天湖市摆地摊卖馄饨。”

叶凌冷笑道:“这个贪钱的女人!为了钱能出卖丈夫和公公,挪用公款对她又算什么?坐牢是咎由自取!”

“那个曾经救过我的人呢?查到他的消息没有?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还在牢里坐着。”

那人,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没有他,就没有叶凌的今日。

他要百倍偿还回来!

要钱,可以,十亿、百亿、千亿都可以,随便要!

要地位,可以,让他一夜间成为全球顶尖知名人物,比肩各国总统!

他有任何要求,叶凌但凡能做到,绝对在所不惜!

“正要向您汇报,根据情报部的调查,救殿主的那笔钱,来自天湖市银行,账户持有人的名字是......”

青龙怔住,看了看报告,又看了看叶凌,脸色极为古怪。

叶凌道:“停下来干什么?念!”

青龙狠狠咽一口唾沫,小心翼翼道:“她的名字是......周初然!”


谁?

周初然!

青龙感受到一阵寒意,心一颤,不敢耽搁,快速阅读文件:“调查还显示,龙皇您的父亲在您审讯期间,被人暗害重伤,周初然发现后送他去天湖医院,仅仅治疗一月便去世,她打过去的三百多万医疗费全部花光。”

“调查还发现......”

“还有发现什么,快说!”叶凌隐隐意识到什么,呵道。

青龙心惊胆战的看了叶凌一眼,硬着头发回答:“调查汇集了所有线索,最后判断,暗害您父亲的人其实是王云梅。”

轰——

仿佛一道惊雷滚落,震得叶凌脑海晕眩不已。

王云梅!

父亲的妻子,叶凌信任的后妈!

居然才是幕后真凶!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青龙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调查显示,周初然与叶家并没有往来,真正有往来的是王云梅,这几年,在叶家的帮助下,王云梅成立了天湖市第一集团,王氏集团!”

轰——

叶凌周身忽然爆发一股恐怖的气势,将青龙震得连连后退!

他双眼泛红,突如其来的真相令他陷入巨大愤怒。

咯吱——

五指紧握,将搭扶的铁栏杆捏得粉碎!

好一个王云梅!

好一个恶毒的女人!

亏他一直敬重她,将其视若母亲,原来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她就是叶家安排在他们身边的一条毒蛇!

巨大的愤怒令叶凌几乎失去理智,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幸好多年的杀伐决断让叶凌找回了理智,转念间,他想到了周初然。

他的声音不禁有一丝颤抖:“那初然入狱是因为......”

青龙轻轻颔首:“她是为了救您才入狱!您父亲的医疗费已经掏空了她的积蓄,为了救您出来到处借钱,最后钱虽然借到,却被一个她十分信任的人陷害挪用公款,因此入狱。”

周初然!

她是真心爱着叶凌,不仅愿意倾家荡产救他的父亲,为了筹钱救他出狱,还深陷牢狱!

可是叶凌却一直在恨她!

“初然!!!”叶凌低吼一声,眼中顿时湿润,心底冲荡着无以复加的愧疚,连忙给周晓云打电话。

“还打过来干什么?”周晓云哭着,咬牙切齿道。

“晓云,我对不起你姐姐。”叶凌含着泪,除了对不起,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听到叶凌哽咽的声音,周晓云怔了下,心底的委屈一下释放出来,伤心的嚎啕大哭:“我昨天无意看了姐姐的日记,才知道她当年入狱,竟然是为了救你!”

“可是,这些年你在干什么?五年!整整五年,你对我姐不闻不问,让她孤零零一个人坐完了牢!”

“你知道我姐多害怕,多无助,多希望你能来看她吗?”

“你对得起我姐吗?对得起吗?呜呜呜......”

轰轰轰——

仿佛有无数雷霆在叶凌的脑海中炸响。

五年,他做了什么?

把她当做血海深仇的大仇人,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如何报复她,如何让她跪在自己面前忏悔!

丝毫不知,自己的妻子为了他,正在监狱里煎熬的挣扎!

啊!!!

啪——

叶凌抬起巴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留下一个鲜红无比的掌印。

“叶!凌!你他妈不是个东西!”叶凌泪水纵横,仰天吼道。

这一刻,他恨死自己了。

不管原因是什么,他都深深伤害一个了深爱自己的女人!

“叶凌,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回来再看姐最后一眼吧。”周晓云擦着眼泪,道。

叶凌听得内心一紧,想到之前周晓云说的话,声音都止不住的打颤

“什么意思?”

周晓云沉默一会,低沉道:“姐她......”

“快不行了!”

叶凌再次被一记晴天霹雳轰中,急道:“她怎么了?”

周晓云声音哽咽:“她患上重病快死了,每天大半时间都在昏迷,医生说......让我们准备后事......呜呜。”

叶凌眼前一黑,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最深爱他的那个女人......快死了?

忽然,电话那头传来令他浑身一颤的声音:“咳咳,晓云......你在和谁打电话?”

是周初然。

梦里无数次出现过,让他恨得刻骨铭心的声音。

温柔、明丽。

只是如今,无比的虚弱。

周晓云藏起手机,道:“是我同学。”

“晓云,这几天馄饨赚了多少钱?”

“这几天生意不好,都不到一百。”周初然生病的两天,一直是周晓云帮她卖馄饨。

“不到一百啊......和之前的钱一起,都存进你姐夫的银行卡里吧......咳咳......”周初然咳嗽道。

周晓云酸楚道:“姐,这些钱你拿着赶紧上医院治病啊,给姐夫干嘛?”

周初然声音微弱:“我已经没救了,再治疗也是浪费钱......你的学费钱,我已经攒够了,剩下的都给你姐夫留着吧......”

“这些年他漂泊在海外,一定很辛苦,一定也很缺钱......这些钱,留给他回来傍身吧......咳咳......”

顿时间,周晓云泪如雨下:“这些年最辛苦的是你呀!为什么不告诉姐夫真相,让他还误会着你?”

“别!千万别让他知道......你姐夫心地善良,如果知道真相,会一辈子活在悔恨中的......让他继续误会吧,我死了,他也许就能走出痛苦,重新开始生活。”周初然说完,大口喘着气。

周晓云拽着拳头,呜咽道:“姐夫姐夫,就知道姐夫!为什么不为自己考虑一下?”

“我......呵呵......你姐夫平安,我就满足了......当年他为了我当上门女婿......为了让我开心......什么委屈都背负了......他曾经是很爱我的......”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看他一眼......可惜,等不到这一天了......好想......好想再见一见他呀......可是......叶凌啊......你在哪里啊......咳咳咳......”

“姐!姐!你怎么了?啊!你吐血了!我送你去医院!”


她们的对话,像钉子一样,狠狠扎进叶凌心里最深处。

周初然都快死了,也要省下治病钱,留给他用!

而她临死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再见一见他!

“我他妈都干了些什么?”叶凌脑袋狠狠撞着墙,五年里,从不流一滴泪的他,满脸都是悔恨的泪水!

当听到周晓云最后一句话,他脸色大变,顾不得擦干脸上的泪水,红着眼吼道:“快!给我调出最快的战机!最优秀的飞行员!”

青龙连忙跑去安排,一架最先进的战机一分钟内准备妥当。

这是全球最快的战机,导弹都追不上。

从黑色大陆抵达夏国的天湖市,只需要两个小时。

“龙皇,现在就去夏国吗?十国总统还等着您接见呢?”青龙眼看着叶凌登上了战机,追上去问道。

叶凌吼道:“我妻子都快死了,十国总统算什么东西?让开!”

轰——

战机一飞冲天,向夏国疾驰而去。

夏国,天湖市医院。

“你们让开!我姐还在里面!她需要抢救啊,你们把她拉到肾外科干什么?”周晓云在医院门口,像发了疯一样往里面冲,却被几个保安死死拦住。

保安队长呵斥道:“滚滚滚!这里是治病救人的医院,不是你撒泼的地方!快滚!”

周晓云疾声尖叫:“治病救人?那为什么把我赶出医院,不让我进去?”

“你和那个姓方的医生串通一气,想害我姐对不对?”

“放屁!”保安队长抬手就是一耳光,凶狠道:“敢败坏我们医院的形象,找死!”

就在他抬起巴掌,又要抽一耳光时!

忽然!

空气剧烈一颤,紧接着恐怖无比的轰隆声宛如爆炸,将整个街道的玻璃全都震碎!

保安队长吓得浑身一抖,连忙抬头望去,脸庞近乎呆滞!

只见一架巨大的战斗机,竟然在闹市区,贴地疾驰!!

它带起的可怕气流,掀起剧烈的狂风,掀翻沿途一切!

短短瞬间,造成巨大的破坏!

“战......战斗机?闹市区怎么会有战斗机?”保安队长骇然失声!

更为骇然的是,这架浑身散发着冰冷金属光泽的战机,悬停在了医院门口的上空!

嗤——

战机的机舱盖忽然开启,一个威武的身姿缓缓站起来,他一身战袍,漆黑色的披风随风狂舞,宛如君王一般,俯瞰大地!

他冷冷盯着大地上的保安队长,发出冷酷如冰的声音:“我的妹妹,你也敢打?”

然后......

纵身一跃,自十米高空骤然跳下!

只听沉闷的声响,叶凌竟将地面踩出一个深坑来!

而他如战神降临,毫发无损!

保安队长狠狠吞了一口唾沫:“你......你别过来!”

叶凌身影一闪,便来到保安队长前,抬手一耳光抽在他脸上,直接将他抽飞七八米远,生死不知。

四周的保安倒抽凉气,连忙跑掉,只留下呆呆发愣的周晓云:“你是......姐夫?”

她怎么都不相信,这位像君王,像战神一样的恐怖人物,会是那位上门女婿的姐夫!

“是我!”叶凌点头,沉声道:“你不是带初然来看病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现在谁陪着她?”

周晓云猛然惊醒,急道:“快!快进去找我姐!”

叶凌心中咯噔一下,道:“她在哪?”

周晓云又急又哭:“我带姐来医院抢救,可一个叫方明华的医生非但不给姐抢救,还拔掉她的呼吸机,让她活活等死!没多久,他就通知我,姐已经死了,并且说姐临死前,自愿捐献器官。”

一个已经昏迷的人,哪里还能开口,自愿捐献器官?

分明是方明华要借机割她的器官敛财!

“该死!!!”叶凌浑身爆发出无比的寒意,让四周的人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瞪向不远处的保安,吼道:“你们把我妻子弄哪去了?”

那保安被瞪一眼,差点吓死,哆嗦着道:“在、在二楼手术室,做捐献手术!”

叶凌裹着一身寒意,火速冲向二楼手术室。

当他赶到时,手术室金属门紧闭,上面亮起了“手术中”的红色字样。

里面恰好传来医生们的对话。

“方主任,这个病人还能抢救,就这样取肾,不是在杀人吗?”一个医生质疑道。

方主任满不在乎地说道:“王泽,你知道这两颗肾是谁等着要吗?吴家的少主!吴家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懂吧?做完这场手术,有的是你好处!”

王泽很固执,道:“再大的好处也不能昧着良心!我们是医生,不是杀人凶手!这场手术必须中止”

方主任被逗乐了:“她的肾能被吴家少主看上,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她磕头感谢我们都来不及呢!”

王泽愤愤不平道:“吴家少主的命是命,难道这位患者的命就不是?”

方主任冷笑道:“你没睡醒吧?一个摆地摊卖馄饨的低贱货能跟吴家少主比?人家一根汗毛都比她的命值钱好不好?”

王泽怒道:“方明华!你在放屁!反正我不会做这个手术!”

方明华失去耐心,呵斥道:“你不做,别人来做!黄医生,你来!做完之后,我推荐你为科室副主任!”

黄医生禁不住诱惑,咬咬牙,拿起手术刀道:“好的,主任,那咱们这就开始?”

王泽夺过手术刀,吼道:“你疯了?病人都没有打麻醉药,你们就这样直接开刀?那不是等于活活把她解剖吗?”

方明华瞪他一眼,道:“都快死的人了,还浪费什么麻醉?麻醉药不要钱吗?马上开始手术,吴家少主等着这两颗肾续命呢!”

“你们简直是畜生!我不允许你们这样做!”王泽死命阻拦!

方明华一巴掌抽过去,怒道:“不知好歹的东西!把他先关起来,等做完手术,马上开除这个傻玩意!”

只听一阵凌乱,那位王泽医生被关进了杂物间。

方明华催促道:“时间不多了,马上手术!”

“是!”黄医生重新拿起手术刀,望着手术台上的女人,一刀扎了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