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冲喜医妃殿下心尖宠

冲喜医妃殿下心尖宠

晚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清澜穿越到古代,竟成了天生算过命,断言会克死父母和全家的八岁可怜虫。她被全府孤立,丢在角落里等死。她不认输,出门在外七年学艺,终成了医毒双绝,武力高强的顶配女主。只是这时,她又被逼回了家,说要她替白莲花长姐嫁人。听说太子府伙食顶尖的好,洛清澜这才勉强答应这门婚事!

主角:洛清澜,楚景修   更新:2022-07-16 02: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清澜,楚景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冲喜医妃殿下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晚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清澜穿越到古代,竟成了天生算过命,断言会克死父母和全家的八岁可怜虫。她被全府孤立,丢在角落里等死。她不认输,出门在外七年学艺,终成了医毒双绝,武力高强的顶配女主。只是这时,她又被逼回了家,说要她替白莲花长姐嫁人。听说太子府伙食顶尖的好,洛清澜这才勉强答应这门婚事!

《冲喜医妃殿下心尖宠》精彩片段

入夜,太子府中,大红色的灯笼驱散了黑暗,入目皆是一片喜气。

夜风微凉,透过窗扉钻进喜房,吹得烛火摇晃。

洛清澜坐在床边,在烛火的映照下,一双眼睛眸光璀璨,仿佛盛满了月夜星光。

吃完最后一口芙蓉糕,看着仍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楚景修,洛清澜叹了一口气。

“啧啧,这皇宫之中的太医果然不行。”

拍去了手指上粘着的糕点碎屑,洛清澜拿出了几根银针,刺向楚景修颈边,片刻之后,拔出银针,手指微弯,精准的按压过几处穴道。

见楚景修仍旧不醒,皱了皱眉,便开始解楚景修的外袍,打算继续往下按压穴道。

而此刻,床榻之上,原本觉得浑身如同烈火灼烧一般难以忍受的楚景修,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凉凉的触感从脖颈处传来,瞬间,身上的灼痛感消失了大半,意识也渐渐复苏。

慢慢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楚景修只看到一双素白的手正在解自己胸前的衣袍。

眉头一皱,楚景修立刻抓住了那只手,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放肆!”

“你醒了。”洛清澜笑着开口。

听着这含笑的声音,楚景修紧皱眉头看向洛清澜,下一刻,微微一怔。

大红色的喜服衬的眼前人肤白如雪,微微带着几分婴儿肥的脸,可爱娇俏,最重要的那双眼睛,沁满了笑意,干净澄澈,却又狡黠动人,让人有些止不住失神。

见楚景修不说话,洛清澜手腕微转,轻轻巧巧的便挣脱了楚景修的束缚。

“刚醒过来别太用力,饿吗?太子府的芙蓉糕做的真不错,要不我让人再送点过来?”

说到芙蓉糕,洛清澜一双眸子更亮了几分。

楚景修回过神,慢慢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冷声开口:“你是谁,怎么会在孤的房中?”

而且……还穿成这副模样!

“不明显吗?”洛清澜挑了挑眉,笑意盈盈的开口,“我是你的太子妃啊,严格一点来说的话,我是你的冲喜太子妃,洛清澜。”

冲喜太子妃?楚景修愣住了。

他还以为是太子府上的婢女胆大包天,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生出了往上爬的心思,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说是自己的太子妃。

就在楚景修愣神的功夫,洛清澜也在打量着他。

剑眉薄唇,五官俊朗,一双凤眸深邃,刚才微微皱眉时,似利刃寒光,而现在愣神时,眉目间又多了几分温润,的确是极为俊俏的一张脸。

最重要的是……从刚才的芙蓉糕来看,这太子府的厨子手艺实在不错。

嗯,这桩婚事果然不亏!

想到这儿,洛清澜十分友好的伸手拍了拍楚景修的肩膀。

“我知道你可能突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不过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要不,我们先吃点东西压压惊?”

楚景修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似乎三句话离不开吃的洛清澜,眉头重新皱了起来。

“你刚刚说你叫洛清澜,那你和丞相洛华是何关系?”

洛清澜开口道:“他是我爹。”

提到洛华,洛清澜语气不带丝毫感情,毕竟,一个因为克父克母的鬼话就要将亲生女儿丢弃的人,实在不配做父亲。

更何况……

洛清澜目光中过划过一抹精光,她也并不是真正的洛清澜。

正主洛清澜在八岁那年因为太想家,偷偷出了天医谷,一路吃了不少苦头才回到了丞相府,结果刚好碰上洛华寿辰,他嫌弃洛清澜触了他的眉头,直接让人毒打一顿,关进了柴房,真正的洛清澜因为伤口感染,高烧死在了柴房之中。

而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因为车祸穿越而来。虽然从大学生突然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娃娃,不过好歹也是捡回了一条命。后来,师父赶到丞相府,便将她接了回去。

听着洛清澜的话,楚景修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并未听说过洛华还有第二个女儿,就算是真的,可是和他有婚约在身的是洛绯妍,为何嫁过来的为是会是洛清澜?

“洛绯妍呢?”

“还在丞相府。”洛清澜顿了一下,“不过,如果你想要见她的话,只怕不太行。”

“为何?”楚景修问到。

洛清澜指了指自己和楚景修身上的喜服,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现在成亲了,我是你娘子,你现在见别的女子,而且还是前未婚妻,我难道不应该反对?”

最重要的是,这太子府的美食她还没吃上多少呢。要是太子妃就这么换人了,她可就白嫁这么一趟。

楚景修目光复杂的看着洛清澜,他本就不喜自己和洛绯妍的那桩婚事,自然不会真的去找她。

不过,眼前的女子虽然看起来单纯无害,可言语之间不仅没有丝毫的胆怯,反而透着一股子淡定和从容。

还有刚才对方挣脱自己时的那股子轻巧劲……

洛华这只老狐狸,将这么一个女儿嫁给自己,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洛清澜,就算你现在成了太子妃,但是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成亲之后应该以夫君为尊。本太子想要做什么,你自然不应该阻拦。”楚景修挑眉看着洛清澜,一双凤眸深处透着打量。

洛清澜十分真诚的冲着楚景修摇了摇头,“没有。”

楚景修一噎,偏生的洛清澜那双眼睛干干净净,看的人似乎连火气都发不出来。

目光一转,看到一旁案几上只剩下一点糕点碎屑的盘子,楚景修又开口道。

“你刚才不是说要芙蓉糕吗,刚好本太子也有些饿了,你可以去厨房看看,取一些过来。”

现在他必须要弄清楚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个洛清澜暂时动机不明,他自然不能当着她的面唤暗中的秦风出来。

“好。”洛清澜一听说芙蓉糕,立刻应声,语气带着脆生生的甜。

楚景修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已经往门口走去的洛清澜,心头又忍不住有些狐疑,这样的人,怎么看似乎都不像是心怀不轨的样子。

不过……若真是极善于伪装也说不定!

而洛清澜走到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楚景修。

“还有何事?”楚景修问到。

洛清澜眨了眨眼,目光之中滑过一抹狡黠,“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如果你想要叫藏在暗处的那个侍卫的话,可能要稍微大声一些。因为我之前嫌他呼吸声太吵,就让他守的远了点!”

说完,洛清澜冲着楚景修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而楚景修靠在床上,眸光瞬间深沉一片。

秦风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最擅长隐匿身形,竟然被说呼吸声太吵……

就算这个洛清澜真的没有存什么坏心,但也绝对不简单!


房间之中,听秦风禀报完整桩婚事的经过,楚景修脸色阴沉。

“替嫁?哼,看来洛华那只老狐狸是觉得孤再也醒不过来了,不愿意将他从小培养到大的洛绯妍就这么折在了太子府。”

秦风单膝跪在楚景修面前,开口道,“殿下,皇上和皇后娘娘那边只怕还没有得到消息,需不需要属下派人入宫禀报?”

“顺其自然,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不过……”楚景修微眯了眯眼睛,又想起了刚才洛清澜离开之前的话,“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洛清澜绝对不简单,洛华将人嫁进太子府,未必没有其他的打算。”

“殿下,您的意思是说,太子妃是洛丞相安排的眼线?”

提到洛清澜,秦风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他一直自认为隐匿的不错,可谁知道,太子妃竟然那么轻而易举的就发现了。

楚景修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确定。”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的回廊上传来脚步声,应该是洛清澜回来了。

楚景修看了一眼秦风,后者立刻从窗口飞身而出,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秦风刚离开,下一刻,洛清澜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手里面还端着一只金黄酥脆的烤鸡。

“芙蓉糕没了,不过炉子上还有烤鸡。”

洛清澜一边开口一边在桌边坐下,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窗口,然后便扯了一只鸡腿开吃。

看着专心致志坐在桌边啃鸡腿,还不时流露出赞叹之色的洛清澜,楚景修的目光又忍不住有些复杂。

“你既说你是洛华的女儿,难道丞相府都没有教过你礼仪规矩?”

新婚夜,在喜房之中,当着夫君的面啃鸡腿,这样的女子,只怕整个青国皇城都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不好意思,这个还真没有。”

洛清澜将啃完的骨头放在了一边,然后又顺手扯下了另一个鸡腿。

见楚景修眉头皱得更紧了,洛清澜冲他扬了扬手里面的鸡腿。

“吃吗?”

虽然楚景修昏迷了好些天,腹中空空,而这烤鸡看起来也的确诱人,但他确实没什么食欲。

刚准备摇头拒绝,谁知洛清澜却率先收回了手。

“吃也不给,这可是我从膳房拿来的,你别想。”

“洛清澜!”楚景修心头一阵恼火,“孤乃是太子,你可知道这么说话,孤完全可以……”

“可以什么?治罪吗?”

洛清澜打断了楚景修的话,微微勾起嘴角,一双精致的眸子显得灵动又狡黠。

“太子殿下还是收起你吓唬人的那一套,且不说按照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打不过我,而且你命都是我救回来的,难道不应该当牛做马的报答一下?”

“放肆!”楚景修皱紧眉头,对着门外开口,“来人!”

“别喊了。”洛清澜拿着鸡腿走到了楚景修的床边,“外面守着的人已经被我全部打发离开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说着,洛清澜又往楚景修面前凑了凑,冲他眨了眨眼,拉长了声调开口:“太子殿下,你长的真好看,要不当牛做马就算了,你还是以身相许吧。”

“洛清澜,哪有女儿家会像你这般,简直无耻!”

楚景修气的抬手想要推开洛清澜,可是却发现自己几乎是浑身无力,反而被洛清澜擒住了手腕!

握着楚景修的手腕,洛清澜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像极了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无赖。

“我都还没脱你衣服呢,怎么就无耻了!”

楚景修心头怒火翻涌,脸色铁青一片,“洛清澜,你敢!你……”

然而就在这时,洛清澜突然松开楚景修的手腕,然后伸手重重的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

“咳咳,咳……”因着这一下,楚景修猛烈了起来。

紧接着洛清澜又是重重的一下,楚景修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见到楚景修吐血之后,洛清澜立刻后退了几步,脸上的戏谑之色也消失干净。

“吐出来就好了。”

楚景修紧皱着眉头,等止住了咳嗽之后,豁然发现自己胸口刚才的那股子憋闷感居然消失了不少。

“你刚才……”

“你躺了那么多天,郁气凝结,加上体内还有毒素。激你动怒,再配合敲打背上的穴道,是排出郁气和瘀血最快的办法。”

说着,洛清澜又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瓷瓶,扔给了楚景修,“瓶里面的药兑水服下,你现在应该可以下床了,自己来吧。”

拿着瓷瓶,楚景修又看了看已经退回到桌边继续吃鸡腿的洛清澜,“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故意在激怒我?”

“不然呢。”洛清澜上下打量了一下楚景修,十分真诚的开口,“虽然说你长的的确好看,不过我烤鸡都还没吃完呢,哪有功夫调戏你。”

楚景修一噎,目光复杂的看着那烤鸡。

堂堂青国太子,难道在洛清澜眼里面还比不上一只烤鸡重要?这若是传了出去的话,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察觉到楚景修一直盯着烤鸡,洛清澜脸色一僵,默默把桌上剩下的烤鸡往自己面前挪了挪。

“我刚才有句话是真的,想吃自己去拿,别打我烤鸡的主意。”

楚景修脸色又是一僵,收回了目光,握着手中的瓷瓶,再开口之时,目光锐利了几分。

“洛清澜,孤凭什么相信你?”

万一这药里面有什么问题呢!

“你放心,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两个都成亲了,就算看在太子府伙食的份上,我也会勉勉强强对你好的。”

洛清澜咽下了最后一口鸡腿,十分满足的接着开口道。

“毕竟你要是死了的话,按照现在的身份来说,我还要给你守孝,我可不爱吃素。”

“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楚景修只觉得自己胸口又开始忍不住怒火翻涌。

“还知道睡。”洛清澜笑眯眯的看向楚景修,“太子殿下,要不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您今晚打个地铺呗?”

楚景修忍不住隐隐磨牙,“洛清澜,孤现在还是个病人。”

洛清澜十分大气的开口:“没事,打个地铺死不了的,大不了明天我给你多开副药补补。”

楚景修:“……”

他现在好像又有想吐血的冲动!


虽然洛清澜十分“大方”的表示了第二天可以多给楚景修开副药,但是最后楚景修还是没有同意打地铺。

不是因为害怕加重病情,纯粹就是被洛清澜气的,不想如她所愿。

僵持之下,洛清澜最后妥协睡在了软榻之上。

毕竟如果洞房花烛夜就分房睡的话,只怕会让人觉得她这个太子妃失宠,万一因此日后在膳食上克扣,那她可就亏大了。

而接下来的两天里,因为洛清澜的治疗,楚景修的身体好转的越来越快。

虽然体内还有余毒未清,不过基本已经不影响正常的行动了。

“喝药了。”

洛清澜端着刚刚熬好的药,走进了书房之中。

坐在书案前的楚景修飞快的将一封信夹到了手边的书中,然后才看向洛清澜。

“下次进来前,记得要敲门。”

“好。”洛清澜应了一声,将药放在了桌边,目光随意扫了一眼桌面。

察觉到洛清澜的动作,楚景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快喝完了药,然后将药碗递给了洛清澜。

“你退下吧,没什么事情的话,不要随便进孤的书房。”

洛清澜接过药碗,又瞥了一眼桌子。

而就在这时,秦风走了进来,禀报说是有官员求见,现在正等在前厅。

“孤知道了。”

楚景修应了一声,起身离开了书房。

当然了,在离开之前,他并没有忘记让洛清澜也一同出了书房。

走过书房前面的回廊,楚景修和秦风往前厅的方向走去,可是走到一半,两个人却又重新折返。

隐藏在回廊转弯处,看着前面的书房。

考虑到洛清澜武功不错,秦风将声音压的很低。

“殿下,您真的确定太子妃会再偷偷潜入书房吗?”

“会与不会,看着就是了。”

楚景修凤眸微冷,盯着书房门口。

刚才洛清澜的眼神他可没有错过,这是他故意给洛清澜布下的局,如果她真的折返书房偷看那封信的话,内应的身份几乎就确定无疑了。

没过多久,洛清澜果然重新出现在了书房外面,警惕的四周看了看,然后推门走进了书房之中。

“主子,看来太子妃真的有鬼!”秦风皱着眉头开口。

而楚景修则是脸色冷沉,虽然说他怀疑洛清澜,可是这两天下来,他的身体也多亏了洛清澜治疗。现在猜测得以证明,他心里面却莫名的不痛快。

“主子?”见到楚景修不开口,秦风又压低声音轻轻唤了一句。

“没事,走吧。”楚景修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失望,“孤倒是想要看看,人赃并获之后,洛清澜会是个什么反应!”

尽量放轻脚步,敛住呼吸,楚景修和秦风走到了书房门口。

抬手之时,楚景修犹豫了一瞬间,但是下一刻还是用力推开了书房的门。

“洛清澜,你……”

书房之中,洛清澜被吓了一大跳,和楚景修大眼瞪小眼。

而楚景修看着坐在椅子上,双脚还架在自己的书桌之上,手里面捧着前不久膳房送来的鸡汤的洛清澜,所有质问的话都卡在了嗓子里面。

不是偷看密信吗,洛清澜这是在做什么?

默默咽下口中的鸡汤,洛清澜尴尬的收回了脚,站起身冲着楚景修笑了笑。

“太子殿下不是要去见客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洛清澜,你这是在做什么?”楚景修目光复杂的看着洛清澜。

“这个吗……”洛清澜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鸡汤,“太子殿下刚喝完药,这鸡汤太补了,不适合。所以我就替太子殿下解决一下,这都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太子殿下不必谢我!”

说着,洛清澜毫不心虚的露出一副哥俩好的表情。

楚景修沉默的打量着洛清澜,然后皱紧眉头走上前,伸手抽出了夹在书里面的密信。

他在密信上还有开封处都做了记号,只要洛清澜碰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而现在……

楚景修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洛清澜的确没有碰过这封信。

看着楚景修这动作,洛清澜一脸明白过来的表情,“所以太子殿下是在故意试探我?”

“难道你觉得孤不该试探你?”将手中的密信扔在桌上,楚景修看着洛清澜的眼睛,“你入太子府到底有什么目的?”

说完之后,楚景修心里面忍不住又有些后悔,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莽撞了,直接开口询问能有什么用处。就算洛清澜真的心怀不轨,又怎么可能会告诉自己!

洛清澜眨了眨眼睛,突然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开口:“既然你都问了,那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我进太子府的确是有目的的。”

楚景修愣了一下,洛清澜这是打算交代了?这么轻易?

微眯眼睛,楚景修问道:“什么目的?”

“其实……”洛清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楚景修,“我主要是看上你们太子府的厨子了,正所谓千金易得,良厨难求,如果太子殿下真的不想要我继续留在太子府的话,还望你念在我一片惜才之心的份上,把太子府的厨子让给我!”

这话一出,不仅是楚景修,就在站在一旁的秦风,都忍不住嘴角一个劲的抽搐。

太子妃,是良将!良将!哪里来的什么良厨难求!

而原本以为洛清澜真的要说实话的楚景修,现在忍不住气的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

“洛清澜,你真当做孤会信你的鬼话!”

“我说的都是实话。”洛清澜看着楚景修,下一刻,一张精致的小脸慢慢垮了下去,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不过现在,我后悔了,你们太子府欺负人!”

樱花般的红唇微撇,嘴角下拉,圆溜溜的眼睛垂下,眸光中染上了水汽,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这模样,看的楚景修心头忍不住咯噔了一声。

难道说洛清澜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若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刚才的举动,是不是……有些伤人了?

毕竟,洛清澜对自己还有救命之恩。

想到这儿,楚景修难得的缓和了一些语气,犹豫着开口:“孤刚才……”

而这时,洛清澜又重新抬起头,委屈地看着楚景修。

“送给你的鸡汤分明比早上送给我的要好喝多了,你们太子府居然在吃食上面差别对待,太欺负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