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章节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章节

酥九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酥九九”,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政王:“你算什么东西!...

主角:元卿寒君千绝   更新:2024-06-20 20: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卿寒君千绝的现代都市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章节》,由网络作家“酥九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酥九九”,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政王:“你算什么东西!...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章节》精彩片段


说完,元若雪深深地看了长孙迟一眼。

长孙迟立刻会意,冷傲地笑道:“王妃既然这么喜欢抢功,那老夫让给您就是,只是这功劳常有,医术可不常有。”

元卿寒眼底满是轻蔑,嗤笑道:“长孙大夫说得对,希望下次九皇子再犯此病的时候,你们不会来求我。”

九皇子过敏严重,这次长孙迟这老匹夫能抢功劳,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君千绝眼底聚满寒气,脸色冷厉:“你这个毒妇!竟还敢诅咒老九!”

若是传出去,他瑞王府怕是要被人诟病。

元若雪拉住了他的衣袖,劝道:“王爷,姐姐只是爱慕您,想要抢功劳博取您的关注而已,求您不要生她的气……”

“雪儿别怕,本王听你的。”

君千绝眼神冷极,浑身戾气。

“元卿寒,这次本王就看在雪儿的面子上放过你,若是再有此下次,本王就命人把你关进笼子里,看你还怎么犯贱!”

元若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杏眸里光芒流转,深处却藏着恶毒:“王爷,姐姐又不是畜生,怎可关在笼子里?”

说完,她得意地看向了元卿寒,眼底满是挑衅。

元卿寒深吸了口气,竭力把怒火压了回去。

她眼神冰冷锐利,凉凉地笑道:“元若雪,你怎么还笑的出来?你天天病恹恹,离开君千绝一步都不行,你才是那个被圈养的吧?”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骂我?”元若雪心中暗恼。

面上却柔弱可怜,泫然欲泣,委屈地看向了君千绝:“王爷,雪儿也不想自己身体不好,您会不会觉得雪儿很没用?”

元若雪掐紧指尖儿,心里疑虑重重。

若是放在往日,元卿寒被这么刺激,必然羞愤地寻死觅活。

可现在,元卿寒却没有任何反应。

仿佛彻头彻尾地换了个人。

君千绝牵住了元若雪的手,轻声安慰:“雪儿,你受苦受难都是因为本王,本王爱你都来不及,怎会觉得你没用?”

元若雪爱慕地望着他,泪光闪烁:“王爷,您对雪儿真好。”

君千绝拉住她的小手儿,眼神如刀地看向元卿寒。

“元卿寒,你若是再胡言乱语,本王就割了你舌头,让你做回那个哑女!”

“王爷对元若雪深情至此,让人感动。”

元卿寒挑眉讥笑,无所谓地进了厨房 。

若是放在从前,她必觉得屈辱心碎,可现在么……

渣男贱女而已,他们放屁,她就左耳进右耳出。

等时机成熟,她自会让元若雪这个妖孽现形!

至于君千绝么……也少不了他痛哭流涕的那一日。

见她如此无所谓,君千绝眼神晦暗。

她竟不伤心。

若是放在从前,她必然要大闹一场,痛哭流涕,心碎至极地缠着他……

见君千绝的眼神黏在元卿寒身上,元若雪长长的指甲嵌入心。

面上却温柔小意,无辜可怜:“王爷,今天风大,雪儿冷的慌,我们能不能先回去?”

“本王这就带你回去,雪儿,今日老九会在府里留宿,本王希望你能安排周全。”

看着她苍白的脸,君千绝心底一阵愧疚,连忙带着元若雪和长孙大夫离开。

他这是做什么?

救了他的命,善良温柔的雪儿站在冷风中,他不关心。

他竟在想元卿寒那个又丑又贱的女人?

元若雪眼前一亮,柔柔地答应下来:“王爷放心。”

君千绝扬唇笑了笑,又叮嘱长孙迟:“长孙大夫,这几天你就留在王府,照看九皇子,治疗银霜银月。”

长孙迟恭敬地应下:“老夫一定竭尽全力照顾九皇子,救治银霜银月姑娘,只是王妃下手太过狠毒,如今两人感染,高烧不退,实在是性命堪忧啊……”

君千绝眼底掠过阴寒,却没说什么,只吩咐侍卫悦山。

“悦山,一会儿彻查厨房的人,看看老九因何中毒,又是谁在背后害本王!”

萧承九年纪虽小,可是明帝最为疼爱的小儿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必然要殃及他。

说不定,连太子之位都无望。

悦山深吸了口气,毫不迟疑地道:“属下必然把那幕后之人揪出来!”

厨房,元卿寒冷冷的眼神扫过那些大虾,蹙眉道:“送一盘到清寒院。”

厨房里没什么易过敏的食材,九皇子的过敏源,应该就是这大虾。

厨娘眼底露出不耐,把铲子扔到了一边冷笑:“王妃,这些可是南边加急送过来的好东西,整个瑞王府也只这么些。”

“怎么?我这个王妃吃不得?”

元卿寒眼神微冷,瞧着那厨娘问道:“这些东西是招待谁的?”

厨娘骄傲地说:“自然是招待九皇子的,雪侧妃也喜食虾,至于您么,那边有饭菜,您看着来。”

元卿寒得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让林嬷嬷端上两盘青菜,回了清寒院。

林嬷嬷气愤地道:“王妃,他们真是欺人太甚,王爷也是糊涂,今天那九皇子中毒分明是您救回来的!”

她看的一清二楚。

元卿寒把那奇怪的针刺进九皇子胳膊上以后,九皇子的状态就开始转好。

至于那长孙大夫,不过是恰好撞上王妃的药发挥了作用。

元卿寒扬起唇角:“九皇子不是中毒,而是对虾过敏。”

“过敏?那是什么?”

林嬷嬷好奇地看着这云九倾,问道。

云九倾耐心地解释:“有的人天生对有些食物或者物体敏感,服用或者食用以后,轻则恶心呕吐,重则满身红疹喉咙肿痛,更严重的,可能因此而死。”

林嬷嬷蹙眉思考片刻,豁然开朗。

“王妃,我听说一位贵人只能穿绫罗绸缎,若是穿上了粗布麻衣,就会满身红疹,瘙痒不止,这也是过敏吗?”

元卿寒笑着点头:“林嬷嬷,你很有悟性。”

林嬷嬷红了脸:“王妃过奖了。”

抬头偷偷地看了元卿寒一眼,说道:“王妃,您跟府里下人传的一点都不像。”

元卿寒眼底掠过异色,笑问:“他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林嬷嬷摇了摇头,“奴婢不敢说。”

元卿寒嗤笑:“必然是说我又丑又哑,心思歹毒,还苛待下人,对不对?”

林嬷嬷眼神闪烁,不敢承认。

元卿寒呼了口浊气,问道:“嬷嬷,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子?”


“王爷,你对若雪真好,可我不配,我不配啊……”

元若雪眼底藏泪,柔弱无骨地倒在萧承瑞怀中,四目相对,两人眼底满是爱意。

见这两人如此深情,元卿寒眼底恨意更甚。

想到了前世自己孩子被隔三差五取血割肉,活活折磨而死,她眼底猩红,满是恨意,挣扎着破碎的身体坐了起来,仇恨地望着这对狗男女。

察觉到元卿寒那仇恨眼神,元若雪依偎在萧承瑞的怀中,无比得意地看了元卿寒一眼。

声音却可怜兮兮:“姐姐,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歇息!”

元卿寒仇恨地望着她,声音嘶哑地开了口:“元若雪,你还要装!当年跳进寒潭中,救了萧承瑞的人是我,你好好的哪里来的寒毒?”

听到自己发出的沙哑刺耳的声音,元卿寒眼底闪过狂喜。

重活一世,她竟能说话了?

究竟是上天垂怜,还是那白衣女子治好了她?

元卿寒忍着心底激动,双眼淬毒地紧盯着元若雪。

此时,恨不得扑过去,把这个前世把自己和孩子活活折磨致死的坏女人扒皮抽筋,活活掐死!

然而她现在虚弱无比,也知道自己不能冲动。

现在的她,不是萧承瑞和元若雪的对手。

听着那仿佛杜鹃啼血、冰冷仇恨的声音,萧承瑞和元若雪皆是震惊不已。

元若雪惊恐地望着元卿寒,眼神震惊害怕:“元卿寒,你,你竟然能说话了?”

怎么会这样?元卿寒哑了那么多年,怎么突然会说话了?

想到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元若雪心里有些害怕。

萧承瑞亦是意外。

他眉头紧皱,望着元卿寒问:“丑女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元卿寒望着他,声音嘶哑疼痛,每一个字,都带动多年不用的声带流下血来。

腥甜的血液在口腔漫开,喉咙里仿佛有钝刀子在喉咙里戳,元卿寒却毫不在乎。

她冷冷地看着萧承瑞:“萧承瑞,你这个蠢货,你真的以为元若雪有病?她不过是撒谎骗你!”

她最开始是会说话的。

只因小时候看到娘亲被元若雪的亲娘活活烧死,才吓出了心理阴影,变成了哑巴。

而那场大火中,她的脸被烧伤,丑陋无比,给后来的悲惨命运埋下了伏笔。

这一辈子,她要离开瑞王府,杀了元若雪母女,为孩子和娘亲报仇!

元卿寒心痛至极,声若啼血地盯着萧承瑞:“当年在寒潭,救你的人根本不是元若雪,而是……”

不等元卿寒的话说完,元若雪就惊叫一声,状若疯狂地打断了她!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不能这样诬陷我,挑拨我和王爷的关系!”

“姐姐,我那样敬爱你,你若是当真这么恨我,不如我现在就死了,成全你和王爷!”

说完,她瘦弱身子迸发出了巨大的力气,朝着旁边的床柱上猛然撞了过去。

萧承瑞惊愕之间,竟拦不住她。

等他反应过来,元若雪已经虚弱地倒在地上,雪白的额头上出了血痕,只是那双怨毒的眼睛,却恨恨地瞪了元卿寒一眼,才缓缓闭上。

“雪儿!”

萧承瑞浑身颤抖地扑过来,把气息微弱元若雪紧紧地抱在怀中,转头杀气凛冽地看向元卿寒。

“元卿寒,你这个贱女人,你不害死雪儿不甘心对不对?”

望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元卿寒仰头,声音嘶哑地笑了起来:“萧承瑞,你太好骗了,不愧是惨死的结局!”

前世,萧承瑞被元若雪欺骗,在夺嫡之争中被乱箭射死!

元卿寒看完了前世三人的纠葛,早已经知晓结局。

萧承瑞死的时候,她没有任何同情,有的只是痛快和遗憾。

她恨不得萧承瑞死的更早些,死的更痛苦些!

萧承瑞脸色森冷,望着她问:“元卿寒,你在胡说什么?”

“呜……”

怀中元若雪醒来,杏眼里泪水翻涌,了无生意:“王爷,让我去死吧……我活着也只是累赘,只会让姐姐厌恨……”

萧承瑞手握成拳,眼底满是急切和痛惜:“雪儿,别说傻话,本王不会让你死的!悦山,快去请长孙大夫!”

门外的侍卫悦山连忙跑了出去。

抱着气息微弱的元若雪,萧承瑞柔声哄着,又转头阴狠凌厉地盯着元卿寒道:“元卿寒,等雪儿醒来之后,本王再来收拾你!”

元卿寒讥讽地笑着,望着他的眼神里,竟再无半分爱意,只剩下冰冷和仇恨。

萧承瑞被她的眼神所震慑,心中突然如同被针扎了一下。

可听着元若雪虚弱可怜的啜泣声,还是抱着她,大步走了出去。

元卿寒这个贱女人的话,不能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