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陆夫人她又掉马甲虐渣了

陆夫人她又掉马甲虐渣了

豆小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原谢家大小姐与人私定终身,生下了谢苒苒。十岁那年,她与母亲在谢家门前跪了两天两夜才进了谢家的门,本以为等待着她们的会是温馨亲情,结果却是嫌弃和陷害。谢苒苒穿上一身光鲜亮丽的小马甲,强势归来,只为找舅舅报仇,替母亲讨回一个公道。谁成想,自己的仇还没报完,就招惹上陆厉琛这个大魔头。不过,她也不能怂,她是他的未婚妻,自有妙计,让他追妻火葬场。

主角:谢苒苒,陆厉琛   更新:2022-07-16 0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苒苒,陆厉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夫人她又掉马甲虐渣了》,由网络作家“豆小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谢家大小姐与人私定终身,生下了谢苒苒。十岁那年,她与母亲在谢家门前跪了两天两夜才进了谢家的门,本以为等待着她们的会是温馨亲情,结果却是嫌弃和陷害。谢苒苒穿上一身光鲜亮丽的小马甲,强势归来,只为找舅舅报仇,替母亲讨回一个公道。谁成想,自己的仇还没报完,就招惹上陆厉琛这个大魔头。不过,她也不能怂,她是他的未婚妻,自有妙计,让他追妻火葬场。

《陆夫人她又掉马甲虐渣了》精彩片段

“各位,今日是谢某五十岁的大喜日子,谢某在这感谢各位赏脸光顾!如今,谢某身为一家之主......”

宴会厅中央,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子慷慨激昂发表贺词。

恰在此时,那会客的大门倏地被推开。

一美艳女子利落现了身,她怀中还抱着骨灰盒跟灵位,阔步走近,随后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客厅。

“我说舅舅,这谢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当家作主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她笑容不达眼底,唇角更是讥嘲。

众人闻声望去,对这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甚感莫名。

“这人是谁?”

有人禁不住好奇。

“她就是谢苒苒,这就是之前那谢家大小姐的女儿。话说,这谢大小姐之前与人私定终身才有了她,当初那事闹的沸沸扬扬,这谢苒苒被接回谢家没多久,也不知犯了什么事,又被那老爷子给赶出门了!”

有认识的人刻意压低声音,也不敢多言。

话说,当初如果不是那谢大小姐被逐出家门,现在这执掌谢家的也轮不到谢苒苒舅舅头上。

周遭那细碎议论的声音,谢苒苒充耳不闻,她宛如一束带刺的玫瑰,美丽又危险。

阔步走到舅舅面前停了下来,笑容越发夺目。

谢舅舅看到她,脸色霎时一变:“你,你怎么来了?谁让你进来的?快滚,给我滚出去!”

谢苒苒倒是淡定,站着一动不动,无辜地对着舅舅眨眼:“今天可是舅舅的生日,我特地赶回来给舅舅贺喜,舅舅怎么开口就赶人呢?况且,我还给舅舅带了一份大礼呢......”

她说道,拍了拍手,外面便有人抬着口银钟进来。

好家伙,人家这边开着生日宴,谢苒苒竟抬着钟送上门了。

谢舅舅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赶紧招呼保安赶人,不料下一秒就看到谢苒苒扬起的股权转让协议......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难不成要忤逆你妈的遗言?”谢舅舅眼睛死死地瞪着那份谢氏股权转让协议。

“我妈确实说过,她这辈子都不会跟你争谢氏,但能怎么办呢,她一周前已经过世了。”

谢苒苒脸色渐冷,眼底的潮意翻滚:“我妈这个人心善,你再怎么害她,她都不跟你计较,可我做不到!”

她自幼便顶着私生女的骂名,哪怕她才是谢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但却从未得到认可,甚至还拖累母亲也被逐出门......

十岁时,母亲跪了两天两夜才让谢苒苒进了谢家的门,本以为等待她的是亲情温暖,可最后得到的只是嫌弃和陷害。

表妹给她下套,如果不是母亲及时赶来护着她,她怕是早就被那个猥琐男给......

之后事情闹大,外公失望至极,以继承权相逼让母亲抛弃年幼的谢苒苒。

但母亲又怎会丢下她?

只是舅舅却再也坐不住,背地里对着谢苒苒下黑手,还找人毁了母亲的脸......

这样一个毁容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代表谢家?

“你做了那么多龌龊事,可我妈知道是你后,还是选择原谅你。但你不配被原谅!”

她说完,转而看向众宾客。

“我是谢家大小姐谢苒苒,如今,我手里有谢氏20%股份和......外公留下的遗嘱。”

全场宾客皆震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谢老爷子的遗嘱都搬出来了?

谢舅舅也终于坐不住,赶紧遣散客人离场,气急败坏揪着谢苒苒回谢家!

会客厅,两个男人不声不响注视着这一切。

一人开起旁边那人的玩笑:“啧,你这个小未婚妻还挺有意思。”

冷漠傲然的男人只觑了一眼,不作声。

“陆少第一次见未婚妻,心里就没点感想?”

“假模假式。”

“什么?”

问话的人不解其中意思,男人也不回答,率先起身离开。

那人还穷追不舍:“你这就走了?”

“不关你事。”

瞥着那男人冷傲的背影,后面的人啧啧直叹:这谢家怕是要不得安宁了。

谢苒苒对整个谢家不感兴趣,但这一切却是害得母亲一生苦难的源头,她这次回归就是要毁掉谢氏。

霸气的将遗嘱一拍,谢苒苒直言不讳开口:“两个要求。第一,我搬回谢家,第二,我要到谢氏上班。”

不是在商量,而是直接宣布主权,说完就直接拎着行李上二楼。

她当然知道谢琳已经占了母亲房间,毫不含糊的把谢琳的东西都清扫出来。

谢舅舅勃然大怒,但谢苒苒来势汹汹,他一时还真拿她没辙。

没一会儿,谢苒苒简单收拾妥当,很快又换了套衣服出门。

她这次回来,除了收拾谢家,还有更要紧的事。

不多时,金英大厦。

谢苒苒全副武装,顺利刷了工作牌进入大厦内部,直奔二十六楼总裁办公室。

“陆厉琛。”谢苒苒心中默念,“听着倒挺熟悉......“

她动作利落开了电脑,一番搜索却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怪了,莫非没放在公司?

亏她还花了这么多心思搞这个工牌,浪费时间!

她心里骂了一声,收拾妥当准备撤,突然心里咯噔一声。

不知何时,门口已站了个人,他气场强大不怒自威,这双如墨染的眸子浸透冷意。

“你在做什么?”

看着还没来得及熄屏的电脑,陆厉琛声音中透着危险,反手锁门。

谢苒苒嗅到一丝杀机。

她故作淡定粗着嗓子回:“总裁,我有份文件发错了,回来修改。”

“什么文件。”

一句追问让谢苒苒脑子卡壳了,她知道个屁......

就在此时,陆厉琛趁她不备,扼住她手腕逼至墙角。

“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那霸道凌厉的气息直直地逼着谢苒苒,她呼吸一紧。

这感觉贼不爽!

陆厉琛凑近她的刹那眉头一挑,面前这人让他倍感熟悉,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他向来过目不忘,绝对错不了。

谢苒苒心中怒骂,还真是出师不利!

眼见男人的手已经伸向她的口罩,谢苒苒立刻反击,男人被击退几步。

陆厉琛冷笑:“你逃不掉。”

“哦?”谢苒苒莞尔一笑,却是雌雄莫辩,“陆总话别说早了!”

话音落,她已经飞身越过窗口,纵身便是一跳!

陆厉琛心口震颤,这里可是二十六层!


高空呼啸而过的冷风中,谢苒苒稳妥妥的挂在楼下飘窗上。

她似乎还有意探了下头,故意对着陆厉琛竖起中指,一个灵活闪身便消失在陆厉琛的视线。

就算没看到正脸,陆厉琛能清晰感觉到她笑的嚣张放肆!

竟然还敢对他竖中指!

陆厉琛恨的牙痒痒,立马电话过去联络了保卫处!

竟然有人敢这么挑衅他,他一定要逮住她!

一时间,整个公司鸡犬不宁,比对着所有监控一整晚,硬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

陆厉琛的好哥们不由叹一声:“这小子有点能耐。”

“是个女的。”陆厉琛冷不丁说道。

“啥?”那人傻眼,“女的?哪个女人胆子这么大?还有,你咋知道的?”

陆厉琛嘴角一抽,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

当时抓住那人的时候,两人身体紧贴挨,他能感觉出来,那是个女人。

死党一看陆厉琛这个表情,忽然想到什么,坏笑一声:“你该不会把人家摸了吧?”

“滚蛋。”陆厉琛怒吼一声,脸色铁青的离开。

他又不是故意的!

陆厉琛比对了一整晚,他这过目不忘的本领发挥作用,也锁定了怀疑对象。

那个突然出现的谢家大小姐,谢苒苒。

谢苒苒行动虽然落空,不过也一点不气馁,反而睡得舒坦。

这次没得逞,下次再找机会不就是了,她谢苒苒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

好像过几天,陆少还要举行个什么宴会?她心里自然拿了主意。

不过,谢舅舅跟谢琳可没想让谢苒苒去,原因很简单,陆少都没给你发请柬,谢苒苒你也配?

谢苒苒也不作声,看着对面那父女瞎激动,她也悠哉悠哉,毫不在意。

入夜,直到这谢家父女离开,谢苒苒便手脚轻快地一跃跳下楼。

稳稳落地,她一出大门便叫了辆车。

“跟紧前面那辆车。”

陆家的宴会热闹非凡,整座成的名流都来捧场。

谢琳一副端庄模样,眼睛却像是黏在陆厉琛身上,心都要跳出来了却强装镇定。

挺拔俊朗的男人,不知正垂眸望着什么。他刀刻般的五官宛若鬼斧神工,从骨子中散发出的贵气,更是让他出尘傲然。

谢琳心中窃喜。

“谢琳,瞧什么这么入神?”一个女人走上前,顺着谢琳眼睛的方向看去,看到那金贵的男子后,眼神中的羡慕溢于言表。

“琳琳,你可真是好福气啊,有机会跟陆家联姻......”

嫁给那个男人,简直是无数少女的梦想!

谢琳脸上染上羞红的驼红,心中暗暗得意:“你先别说了,这事儿还得让两家家长定夺呢......”

又是一声巨响,大门被人猛地推开。

谢琳这边没得意太久,因为她很快看到熠熠生辉的谢苒苒走进来。

她一身随性的休闲打扮,饶是如此,那一张小脸上的盎然神色,却像是盖不住的光芒,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她也看到了谢琳,这便笑着走了过来,谢琳脸色变得难看,心说不好,这个女人怎么跟过来了?

“表妹,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对劲,该不会生病了吧,不如先回家休息?”谢苒苒一副关切的模样,笑着展出一口银牙,却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

谢琳压不住火气,怒声说道:“你当这是你随便能来的地方?你一个连请柬都没有的人,你凭什么进来?”

说话的声音有些刻薄,早就失去了平日的温婉。

说完这话,心里是舒坦了。

但随即又是懊悔,糟了,陆厉琛还在看着呢,该不会毁了她在陆厉琛心中的形象吧!

不曾想,就在这时,陆厉琛缓缓走了过来,淡淡瞥一眼谢苒苒道:“是我请她来的。”

反正,他也想会会这谢苒苒,她倒主动送上门了,正好。

想起那女人放肆地对他竖中指,陆厉琛就恨得牙痒。

这个嚣张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有什么目的!

谢琳难以置信,惊愕的瞪大双眸。

陆厉琛怎么会帮谢苒苒解围?难不成这两人认识?

不,除了那天晚上,他们两人根本没见过面!那陆厉琛为什么帮她?可恶!

谢苒苒冷眼瞧了一番陆厉琛,不屑哼了一声:“你这人真爱多管闲事,我怎么就成你请过来的了?”

陆厉琛眸色一深,自己好心好意帮她解围,这女人竟然这么说?不识好人心!

他不禁冷笑出声,好啊,既然不领他的情,那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怎么为自己开脱?

在众人注视之下,谢苒苒甩出一张请柬扔给谢琳:“你好好看看。”

谢琳难堪的像是被抡了一耳光,但还是捡起请柬,看了一眼后,乐了。

“这是假的!这邀请函跟我们收到的都不一样!”

有人看了一眼随口说道:“嗯?这请柬上署名的墨,是特地给墨先生的?”

墨先生何许人也?

A市极其低调的大佬,背后势力更是不可估量。

谢琳差点笑出声,但还是一副惺惺作态模样:“表姐,我说你也真是,你要是真想跟过来开开眼界,你跟我说不就得了?怎么还偷人家墨先生的东西?”

谢苒苒无语翻了个白眼,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谁跟你说这是偷的?”

“不然呢?墨先生早就过来了,人家现在正跟陆夫人议事呢。你就别装了!”

谢琳故意扯着嗓子,尖声说道,就是专门想给谢苒苒难堪。

陆厉琛也在这边不动声色地看着戏,那女人被当场拆穿倒也不慌不忙,心理素质这么好?

他倒想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死党瞧着陆厉琛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感慨起来:“陆少也不去帮帮人家?好歹是你未婚妻呢......”

陆厉琛冷哼:“反正费力不讨好,人家还嫌我碍事呢。”

那女人那么不识趣,自己再凑上去,岂不是显得自己没皮没脸?

“吵吵闹闹的,发生什么了?”

一记端庄且颇具威力的女声响起,宾客都循声看去。

那陆夫人与一位中年男子,站在二楼楼梯,此刻正看着谢苒苒这边。

谢琳心里乐了,不嫌事大地道:“陆夫人,我表姐想过来凑热闹,竟然偷了墨先生的邀请函,她也是之前没见过什么世面,陆夫人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哦?没想到,这还有我的事儿?”墨先生不禁笑了,下楼走到谢苒苒身边。

谢苒苒就这么纹丝不动的站在那,丝毫不为所动。

陆厉琛更不解了,这女人到底什么情况?是吓得人傻了,还是真的一点也不怕?


等到墨先生走近,谢苒苒松松散散地对他一笑,好似两人是老相识似的。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墨先生也回应给谢苒苒一个笑,似是打趣儿一般说:“早就说了,让你跟我一起过来,现在哪至于闹出这种乌龙。”

轻飘飘一句话,却让谢琳唰一下白了脸色。

“我这个人喜欢独来独往,也不想跟你一块儿凑热闹。”谢苒苒说话间又随意的笑了笑。

这些看客们都惊得合不拢嘴了,外人谁见到墨先生不是恭恭敬敬的讨好,就这小丫头竟然敢用这副口气跟墨先生说话?

而这墨先生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甚至还有些巴结的笑着:“那倒也是,确实是我考虑不周!”

说完,他冷冷瞥了一眼谢琳:“你是个什么东西?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诬陷苒苒?给我滚出去!”

谢琳被这么一吼,吓得差点直接倒在地上。

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轰出去,她以后岂不是沦为上流社会的笑柄?

意料之外的,谢苒苒却突然开了口:“等等。”

谢苒苒不屑的笑了笑,垂下脸来,望着谢琳,笑容越发嘲讽。

“谢琳,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留下来,也能让你滚出去......当然,这就要看你懂不懂事了。”

谢苒苒笑得如一朵妖孽盛开的玫瑰,谢琳心里直打哆嗦,心里愤恨屈辱,但这个节骨眼也只能是对着谢苒苒低头。

“表姐,都怪我,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

倒个歉就算完了?

谢苒苒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羞辱谢琳的机会。

她勾唇狠狠的一阵冷笑,随后像是嘉奖宠物一般地拍拍谢琳的头。

“嗯,真乖。”

陆厉琛始终在旁边冷眼看着,瞧见谢苒苒今天的所作所为,他对谢苒苒兴趣更浓了。

就连墨先生这样的人物,都对这女人透着隐隐的恭敬。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历?

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闹剧收了尾,墨先生也不耽搁,看向陆夫人:“借用一下书房。”

随后,墨先生对着谢苒苒使了个眼色,谢苒苒考虑两秒也向楼上走去。

一时之间,这些来往的宾客都对谢苒苒各种讨论猜测。

陆厉琛沉声吩咐手下:“好好查查这个谢苒苒。”

“没料到,上次一别我们竟然还能见面。”墨先生颇有几分感慨,“我更没料到,你还会来这种小地方。”

谢苒苒哼哼两声,反唇相讥:“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再者说,我回来是有我的事要办,你又是为什么?”

墨先生直接忽略她发问,撇开话题:“我还是提醒你一句,自己小心点,这谢陆两家联姻是板上钉钉的,这婚事万一落到你头上,你的身份......”

“只要你不说还有谁知道。”谢苒苒不给面子的直接打断他,面上是难得的冷意和严肃,“况且我暴露了,你也捞不着好。”

话一说完,谢苒苒就利落起身,却又听到后面那人说了一句。

“你瞒也瞒不了多久。”

谢苒苒没吭声,抬步走人了。

一整个晚上,谢苒苒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呆着,也懒得跟谁搭话,等到快结束时,终于被陆夫人叫住了。

“你们姐妹俩难得过来,这次就在我这儿小住几天吧。”

话虽没有挑明,但长脑子的都心知肚明,这不就是趁机选儿媳吗。

刚好落了谢苒苒下怀,于是立马爽快答应。

她还怕一直被注意不便行动,这陆夫人倒是给她制造了机会。

谢琳今晚闹了那么大的笑话,现在也总算能重振旗鼓。谢舅舅更是鼓励着让女儿好好表现。

“在陆家一定要守规矩知道吗。特别是苒苒,在别人家做客要听你妹妹的话,别又闹出洋相丢人现眼!”

谢苒苒冷嗤一声,根本不搭理谢舅舅。

他们难不成以为,自己像谢琳一样,上赶着往人家身上凑?

谢舅舅被谢苒苒驳了面子,脸色顿时很不好看。

谢苒苒回到客房洗漱完毕,打开笔记本迅速查阅了陆厉琛的资料。

唇角不由漾起一丝冷笑:“两三年时间就能打压MG集团,这个陆厉琛还真有点本事。”

夜深。

谢苒苒并没有睡着,翻身摸进了陆厉琛的卧室。

轻松破密了电脑密码,谢苒苒眼前一亮,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飞快复制了一份后又捣鼓了一阵。

她邪邪一笑:“让你吃点苦头。”

彼时,门外脚步声逐渐近了。

谢苒苒飞速关掉电脑,扯掉U盘躲进被子里。

她刚躺好,下一秒,房门开了。

陆厉琛扯开领带,倦意袭来,才一沾床,他忽然惊觉床上还有别人。

“是谁!”

陆厉琛一声呵斥,上手就去抓人,却不料胳膊被一团软香粘住,而后是女人主动的送上怀。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让我好等......”

谢苒苒一边撒着娇,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心里一阵恶寒。

真是有够嗲的,她自己都受不了了。

但做戏就要做全套,谢苒苒上前将陆厉琛压在身下,在他耳边轻轻吹气。

“陆少,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都别浪费时间了......”

一听这女人的声音,陆厉琛心中的警觉松懈几分,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他不由冷笑。

这女人想干嘛?引诱他?

当然没那么简单,一整晚,这女人看都不屑多看他一眼,怎么突然就投怀送抱了?

陆厉琛的眸子勾住她:“苒苒这方面很会么?”

这一声“苒苒”,叫得谢苒苒汗毛都竖起来,但依旧娇笑着:“陆少想试试吗。”

谢苒苒巧笑倩兮,玉手轻轻搭在他胸前,又有些恼火,该如何脱身?

她本无意的小动作惹得身下那人心中狂躁。

陆厉琛又岂是委屈自己的人?

他上手扣住她的后脑,不容她拒绝的吻上她,那双鹰一般的眸子牢牢锁着她,似是要将她看穿......

谢苒苒头皮阵阵发麻,得赶紧想个法子......

“啪”一声灯光乍亮,穿着蕾丝睡衣的谢琳眼睁睁看着,床上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人,惊呼一声:“啊!”

霎时间,整座陆宅灯火通明,却也鸡犬不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