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万法神通

万法神通

今生明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修十二岁入陈家,经过六年的浴血奋战,他不光为自己赢得了世子之位,同时还守护了陈氏家族周全。在偌大的魔兽森林,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陈家。可如今,他丹田尽碎,成为了无法修炼的废材,陈家长老趁机废掉了他的世子之位,甚至想要对妹妹下手!在奄奄一息之际,陈修携剑冢入世,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主角:陈修,陈宁   更新:2022-07-16 0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修,陈宁 的女频言情小说《万法神通》,由网络作家“今生明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修十二岁入陈家,经过六年的浴血奋战,他不光为自己赢得了世子之位,同时还守护了陈氏家族周全。在偌大的魔兽森林,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陈家。可如今,他丹田尽碎,成为了无法修炼的废材,陈家长老趁机废掉了他的世子之位,甚至想要对妹妹下手!在奄奄一息之际,陈修携剑冢入世,自此走上了一条逆袭之路!

《万法神通》精彩片段

溪城,陈府。

“小宁!哥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陈修一身衣衫破碎,夹带着血迹,但脸上却洋溢着温暖笑意,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果子,递给前方的黑衣少女。

“这叫疏灵果,有了它,你至少一个月不用吃那苦涩的散灵丹了!”

“哥!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陈宁快步奔到陈修面前,满目心疼。

“嗨!这就是点轻伤!看着夸张罢了,不用担心。”

陈修直接将那疏灵果塞到陈宁手中,然后帮她拭去泪水,满脸温柔道:

“为了我妹妹,就是这条命,我都舍得!”

“我可舍不得!”

陈宁小心避开陈修的伤口,轻轻拥抱住他,喃喃道:

“都是因为我,哥才受这么重的伤......你对我这样好,我却还拖累你。”

“既然如此,就跟我走吧!做我的修行炉鼎!你哥就不用再为你受伤了!”

“小宁,你不能这样想,我是你......”

陈修正想安慰妹妹,刚刚开口却被身后传来的一个轻挑声音给盖了过去!

“什么人!?”

陈修愤怒转头,却发现在院门外来了一老一少,还带着一众侍卫。

说话的正是那锦衣少年。

“陈枫?”

陈修眉头一皱,此人是陈府的少爷之一,平日里游手好闲,多次偷瞄陈宁,没少被身为世子的陈修教训。

“大胆陈修!见到族中长老,家族世子,何不下跪见礼!?”

这声音震彻庭院,正是出自陈枫身后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之口,陈修认得他,陈家大长老,陈杰。

“家族世子!?”

陈修眉头一皱,凝眸看向陈杰。

“陈杰,你在胡说什么?”

“哼!”

大长老陈杰冷哼一声,走上前来,轻蔑道:

“陈修!自现在起,你已经被废除世子之位!新任世子,将由我孙儿陈枫担任!今日世子过来,是看上了你妹妹的玄阴之体,要她过去做修行炉鼎!把路让开,若是你妹妹伺候的世子满意,你或许还能活!”

陈修勃然大怒,指着陈杰道:

“你放屁!我陈修十二岁入陈家!为陈家出生入死!这世子的身份,是我六年在矿场!在魔兽森林!在每一个有陈家产业的地方,与溪城的其他家族拼命拼来的!凭什么今天就归了别人!?况且族长尚且闭关,你只是大长老,又有何资格来废我世子身份!?”

“哼!一个原本就没有我陈氏血脉的外人,能让你当几年世子已经是给你天大的恩惠!你有什么资格觊觎世子之位?”

陈修双拳紧握,冰冷的眸子死死盯住陈枫喝道:“我没资格?那他这个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废物又有什么资格当世子!?”

“哈哈哈......”

陈杰轻抚胡须,仰头狂笑傲然道:

“就在前日,我孙枫儿已经觉醒了天启血脉!自此之后,修行之路一片坦途!比你不知强了千倍万倍!而且他更是我陈家本族之人!这世子,除了陈枫没人能当!”

陈杰越说越激昂,最后看着陈修满眼轻蔑讥讽道:

“更别提你,陈修,一个非我族类,丹田尽碎只能止步锻体境的废物!根本没资格当世子!更没资格谈凭什么!”

“你......你怎么......!?”

陈杰的话,让陈修当即大惊!

陈枫觉醒了天启血脉,是他没想到的。

但更令陈修吃惊,并且心中发寒的是,他今日入魔兽森林采摘疏灵果被人刺杀,虽奋力逃脱,但却被对方高手打碎了丹田!这事情陈修谁都没说,陈杰是怎么知道的!?

陈修身后的陈宁听到这话也满脸震惊,赶忙抓住陈修的胳膊急切问道:

“哥,他说的......”

“哥没事!”

陈修握住胳膊上陈宁的手,目光如电看向陈杰,狠狠道:

“那些人,是你派去的!”

陈枫刚刚觉醒天启血脉,自己就被刺杀,而陈杰显然对此了如指掌!那这事情,几乎就已经摆在明面上!他陈杰甚至藏都没想藏!

面对陈修的质问,陈杰冷笑不语,而陈枫却走上前来。

“嘿!这已经不重要了。”

陈枫对陈修说话,目光却一直都在陈宁曼妙的身姿,和妩媚略显苍白病态的脸上打转,举止放肆至极!

“啧啧!这玄阴之体,就是不一般!就这么站着就让人禁不住想按倒了蹂躏一番!过去我可是馋了好几年!今天终于能实现了!哈哈......!”

“陈枫!你找死!”

陈枫言行举止,让陈修勃然大怒!他与陈宁从小相依为命,彼此感情极深,可以说,陈宁,就是陈修的命!

谁也不能侮辱我妹妹!

腰间短刀出鞘,陈修怒吼一声,对着陈枫便是一刀刺去!

然而他的伤势太重,这一刀并没能用上太多力气,反而被陈枫一把抓住手腕!

“废物野种!是你找死!”

陈枫直接将短刀夺下,反手刺穿了陈修的肩头!

鲜血随即染红陈修半身衣裳!

“哥——!”

眼看陈修受伤,陈宁大声惊呼,满脸惊慌的伸出手去,想要按住陈修的伤口,但她刚伸出手去,却被陈枫一把拽了过去,反手丢给身后的侍卫!

“放开我!”

陈宁奋力挣扎,但她是天生的玄阴之体,只能被动吸收天地玄气储存在体内,但自身却无法修行。这样的她,哪里能挣脱那些侍卫的手掌?

“你们放开她!”

陈修顾不得自己受伤,眼看着妹妹被抓,他目眦欲裂!当即大吼一声,朝着对面的陈枫冲了过去!

他要抓住陈枫,用来威胁对方!

然而陈修心中怒到极点,身体却已经重伤,只冲了两步,便止不住踉跄。

而陈枫却是一脸狞笑,飞起一脚,正踢在陈修重伤的丹田小腹之上!

“啊!”

陈修一声惨呼,随即倒飞出数步,一下扑倒在地!原本强行封住的小腹伤口破裂,鲜血顷刻间透了衣衫!

“哥——!”

陈宁放声大哭,尖叫着挣扎,却无济于事!

“小宁......”

陈修一手捂着伤口,一边用头和另一只手狠狠杵着地面,想要再次爬起来!妹妹的尖叫和哭声让他整个人仿佛都被怒火点燃,但这重伤的身体,却又让陈修深感无力!

恨!

紧咬的牙关中留下血水,面对眼前的场面,陈修满心怨恨!


“哈哈......好!好姿势!”

眼看着陈修跪伏着的狼狈样子,陈枫哈哈大笑,满脸得意!

“陈修!过去你高高在上!家族世子!三番五次的教训我!可曾想到有今天!?啊?哈哈哈......!”

陈枫几步走到陈修面前,两腿劈开,正对着陈修站定,伸手指向地面大笑道:

“你不是要救妹妹吗?好啊!我给你机会!来!跪着从这里钻过去!叫我三声世子爷爷!我今天就暂时放过陈宁!来啊!”

听着陈枫的侮辱,和妹妹的尖叫,陈修狠狠咬着牙,额头在地面上蹭出血来,他恨!

恨大长老陈杰的阴险狡诈!恨陈枫的小人得志!恨陈家对他的忘恩负义!更狠自己,面对这样的事情,却无能为力!

妹妹危险在前,面对着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敌人,陈修却别无选择。

用头摩擦着地面,陈修向前蹭出一小步,心中的恨意,便再次拔高百丈!

“好!哈哈......来!再快点!”

陈枫嚣张到极点的大笑。

“哥!不要......不要啊......”

不远处,陈宁已经哭成了泪人,对着陈修连连摇头。

陈修是何等骄傲的人,她是最了解的,而如今为了自己,陈修竟然要承受如此之大的侮辱,这比杀了他更加让他痛苦!

陈宁心中满是绝望,眼看着不远处陈修在地上拖出一道血痕,艰难移动,她心中死志已然升起。

“哥——!你别去!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受如此侮辱!”

陈宁大声尖叫,随后伸出舌头,便要直接咬断!

“小宁!”

陈修猛地转过头去,满脸血泪!

却见陈宁刚要下嘴,便被一名侍卫直接一巴掌扇倒在地!那疏灵果摔在地上,碎出一滴鲜红汁水!溅到陈宁苍白晕厥过去的脸上!

“他妈的!你是世子要的人!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眼看着陈宁倒下,一双手却依旧伸向自己的方向,陈修一瞬间只觉得满脑子一片空白!

这么多年他最宠妹妹,甚至陈宁不小心受些小伤他都心疼的不行,何况现在!?

一瞬间,陈修只觉得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断了,一股狂暴热流从肩头伤口处开始,瞬间席卷全身!

恍惚间,似乎有一柄剑影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我杀了你!”

不只是哪里来的力量,陈修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顷刻间便到了那名侍卫面前!随后猛地拔出肩头插着的短刀!

一刀!便削断了那侍卫的头颅!

鲜血自那侍卫腔子中喷出丈余高度!

而陈修满眼通红,就连眼珠都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红色!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陈修一手持刀,弯腰将地上的陈宁抱起,在缓缓放到院中的一架椅子上,而后目光转而看向陈枫,满眼杀机!

“你......你怎么会有如此力量!?”

陈枫也被这一幕惊讶当场,而陈修却没有与他搭话的意思!

脚下狠狠在石板地面上踏出一片龟裂!随着一声呯然脆响,陈修将手中短刀飞射而出,随后紧跟着也冲向陈枫!

“哼!”

陈枫重重哼了一声,侧头让过那激射而过的飞刀,随后提气对着陈修便是一拳打出!

他已经觉醒了天启血脉,如今的修为与之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陈修也一样出拳!

轰!

两人双拳相对,瞬间爆发出一声震彻庭院的闷响!

陈修与陈枫两人双拳相对,却全都原地未动!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他分明受了那么重的伤,方才还跪在地上连爬都费劲!?”

“丹田废了,还被刺穿了肩胛,还能爆发出这般力量!?这......这绝不可能!”

“你竟然还有这般实力!?”

陈枫也是吃了一惊,随后目光落在陈修腹部与肩头的血迹之上,轻轻眯了眯眼冷笑道:

“是了,你本就是这般实力,不过就算是你暂时封住了伤势,也就是强弩之末!喝!”

陈枫猛地一声爆喝,随后力量全开,竟在周身腾起一圈旋风,而后一脚踢向陈修小腹!

陈修本就丹田尽毁,他这一脚下去,便是冲着陈修的这条命去的!

然而陈枫没想到的是,陈修早就已经在他之前起脚!

嘭!

“嗷——!”

这一脚,正中陈枫胯.下!

陈枫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嘴里发出不似男性的尖锐嚎叫,然后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他这才想起来,对面的这个家伙,在外面被称为疯子!战斗只管生死,可不管什么风度!

“敢觊觎小宁?我就先废了你这个能力!”

陈修一把抓住陈枫的头发,将他的脸扯到面前,随后又是一拳直接对着陈枫的脸就砸了下去!

“野种!你敢!”

大长老陈杰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得瞪大眼睛,干瘦的手指向陈修,同时周身瞬间腾起一团青色玄气!

然而陈修却只是用赤红的眼眸冷冷瞥了陈杰一眼。

“我有何不敢!?”

呯!

一拳下去!

陈枫直接被这一拳怼到地砖上!砸出一圈裂痕!

“野种找死!”

而就在同时,大长老陈杰也瞬间朝着两人这边冲了过来!同时青色的玄气螺旋在掌中凝聚,这一招,却是凝气境才能使用的青风掌!

陈修即便是不受伤,当前的境界也只是锻体巅峰,与凝气境之间差距极大,这一招,他触之必死!

但陈修此时却怡然不惧,只是冷冷一笑,随后一脚将地上的陈枫给踢了起来,随后抓住,挡在身前!

“枫儿!”

大长老陈杰心中一惊,连忙收招站住,因为陈修的手,此时已经掐在了陈枫的咽喉之上!


虽然陈修确实重伤,但就凭他刚刚的表现,陈杰丝毫不怀疑陈修有掐死陈枫的力量!

“野种!你敢动枫儿一下!我就要了你们兄妹的命!”

陈杰厉声大喝。

而陈修却是怡然不惧,甚至扯出一抹冷笑!

“看来,你还没认清现实!”

掐住陈枫脖子的手猛地用力!

使得陈枫整张脸都涨成了绛紫色!舌头从口中不受控制的凸出来!

他还是真的敢杀人的!

“你觉得,我会怕死?”

眼看着陈枫就要窒息而死,陈杰只觉得浑身都凉了一下!

没错!

陈修这家伙历来的风格就是不怕死!战斗从来都是以命搏命!用死来威胁他,反倒会激起他的反抗!

而这么一对废物兄妹的命,哪里比得上刚刚觉醒的天启之子,陈枫的命?

想到这,大长老陈杰当即服软,一脸惊慌。

“别!别!陈修!你......你别冲动!只要别伤害枫儿,我们一切好商量......”

眼看着陈杰服软,陈修微微眯了眯眼睛。

商量?他可不信陈杰的承诺,若是真放了陈枫,那么自己就定然是被围攻的局面!

陈修不怕死,但他死了,小宁呢?联想到之前陈枫看向小宁那种银邪的眼神,陈修明白,自己只有活着,才能保护妹妹!

心念电转,陈修目光瞥到陈枫腰间挂着的世子令牌,当即想起一事!

“族中规矩!凡世子选拔更替,都必须要接受全族任何人的挑战!陈枫,你要当世子,可敢接受我的挑战!?”

说着,陈修卡住陈枫脖子的手微微松了一些,留给陈枫说话的机会。

“陈修!你一个废人......也配......呃......我......我同意......”

陈枫刚开口说几个字,便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再次被掐紧,于是赶忙临时改口。

“很好。”

陈修微微眯了眯眼,“现在,我要你把这件事,昭告全族,通告全城!”

听了陈修的话,不远处的陈杰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本想无论陈修说什么都答应,只要他放了陈枫,就直接出手干预。

但若是一旦通告了全城,那么这件事就会受到全城的关注,毕竟陈家也是溪城大族,天启之子与世子更替,又是大事......所以......嗯?

陈杰忽的心中一动,随即眉头竟是舒展开来。

这岂不是一个陈家在全城扬名立威,给天启之子打响名头的好机会!?

没用陈枫说话,便当即点头。

“没问题!陈修!你的要求,我完全可以答应!来人!这就去将陈修挑战世子陈枫一事,昭告全城全族!一月之后!此战,当在溪城中心广场开战!”

“如此,陈修,你可满意?”

陈杰看向陈修,一脸奸计得逞的微笑。

而他却不知,他能想到这些,却皆在陈修的计划之中!

......

“爷爷!你为何刚刚不直接出手干掉他!?”

离开陈修小院的路上,陈枫看着陈杰有些愤愤不平。

“呵呵......枫儿,我确实可以杀掉他,不过,他如果就这样死了,那可就有些浪费他这个溪城疯子的名头了!我要让你以后当着全溪城所有人的面,将他虐杀致死!到那时,我会还会叫来各路势力前来观看,而那一战,也将成为枫儿你,还有我整个陈家,在溪城扬名立威的第一炮!”

“而在那之后么......呵呵,枫儿,你将前途无量!至于那家伙不好对付一事......哼哼,我只需要在比武之前,把他身体打废,或者直接抓了他妹子,哼!就不怕他敢赢!”

陈枫目光一亮,随即恍然道:“爷爷妙计!不过......却也不必如此麻烦!一月之后,我有十分把握,可以将其虐杀!”

“哦?”

陈杰疑惑的看向陈枫。

却见陈枫傲然一笑道:“一月之内,我定然可以突破至凝气境!甚至......我可以直接跨过第一聚气层,进入第二气贯层!而那野种丹田尽碎,无法凝气,我岂不是可以随意虐他?”

“什么!一月之内,你能跻身气贯层!?”

陈杰当即瞪大眼睛!

气贯层是什么概念?陈杰这么大岁数,也才只是凝气的第三层!而他这种实力,在溪城已经算是上层实力,能比他强的,也就只有溪城城主,和几大家族的族长了!

要知道陈枫觉醒时,他才只是个锻体三重!这刚刚觉醒两日,竟然就要直入凝气第二层,这是天启血脉,是何等的强大!

“哈哈!哈哈......看来我陈氏果真当兴了!枫儿,凭你这天启之子的天资!就是去加入王都的云台峰学院,也都不在话下了!甚至那些世外的宗门......而这一切,都要从一月之后,干掉那野种陈修开始!”

说着陈杰缓缓眯起眼睛,其中竟是阴冷光芒。

“饶是我枫儿实力万无一失,陈修那边,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他过好了日子!”

......

院子里,陈修将陈宁搬到屋子里的床上,仔细擦去她脸上的污垢,探查了一下陈宁的身体情况之后,方才放心的出了口气。

陈宁只是被那侍卫震晕过去,伤势并不算大,只要好好休息便可。

整理好陈宁,陈修靠在陈宁床榻前的地面上,伸手撤掉破烂的上衣,正准备看看自己的伤势如何。

一股空前的倦意,却席卷而来,眼皮越来越重,陈修的视野被黑色吞没之前,只看到脖子上母亲留下的黑玉挂坠不知为何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一根被血染红的绳子,以及肩头伤口处的一滴仿佛正在溶解的黑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