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子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新欢他衣冠楚楚

新欢他衣冠楚楚

暮若浅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戴星柠做梦都没有想到,电视剧中狗血的一幕竟然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精心准备,却在花边新闻上看到了对方与别的女人成双入对的场面!唯有买醉才能缓解失恋的痛苦,可第二天一早醒来,她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谁能告诉她,为何会与陆辞产生纠葛?

主角:戴星柠,陆辞   更新:2022-07-16 0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戴星柠,陆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新欢他衣冠楚楚》,由网络作家“暮若浅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戴星柠做梦都没有想到,电视剧中狗血的一幕竟然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精心准备,却在花边新闻上看到了对方与别的女人成双入对的场面!唯有买醉才能缓解失恋的痛苦,可第二天一早醒来,她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谁能告诉她,为何会与陆辞产生纠葛?

《新欢他衣冠楚楚》精彩片段

戴星柠这辈子从没想过有一天清晨会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醒来。

此刻,她是一动也不敢动。

空气中太安静了,静到能把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听得清清楚楚。

彼此紧贴的肌肤传递着温度,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脑海里瞬间电影般浮现出昨晚那些疯狂、炽热的画面,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昨晚貌似是……她把这个男人给睡了。

依稀记得昨天她在空无一人的餐厅喝了很多酒,路过一条深黑的暗巷,隐约看到一群人凶神恶煞地把一个男人围堵在角落,那男人被打了,居然一声不吭。

一时间,昏暗的窄巷里除了呜呜的风声,只有拳脚砸在皮肉上的闷响声。

光是听着都听。

戴星柠向来敬佩有骨气的人,见义勇为把那群人打跑了,然后她的头实在是晕,下面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醒来就躺在酒店的沙发上,男人手里拿着湿毛巾,正在给她擦手。

他垂眼,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擦干净,动作轻柔。

彼时,头顶上一道圆形柔光刚好打在他脸上,她发现这男人长着一张轮廓精致,让人心动的英俊侧脸。

没来由地,她突然伸手扯了下他的领带,他整个人失重一下趴到她身上。

四目相对。

她睁着一双明亮又湿润的大眼睛,微张的红唇泛着层层诱人的水光,轻轻地吐着气息,笑得狡黠。

气氛暧昧。

男人的身体沉沉地压在她身上,她看见他喉结动了动,低哑的嗓音有几分克制和隐忍:“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现在想来她当时真是着了魔了,居然胆大到搂住男人的脖颈,沿着突起的喉结一路吻上那张菲薄的唇。

此时,室内灯光充足,这么近距离一打量,她貌似想起来他是谁了。

陆辞。

他们上过同一所高中,不过不同班,他是隔壁隔壁班的,学的是理科,她是文科。

两人唯一的交集是前后加入过天文社,参加过几次社里的活动,但没怎么说过话。

从他昨晚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没认出她。

不过这些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要怎么办?

他们总不能这样一直抱着。

还有要是他现在醒来,她要做什么反应?

是红着眼一脸控诉地要求他负责,还是睡了一次就爱到不可自拔,从此非他不可?

别逗了!

成年男女没那么多矫情,这不过就是一次你情我愿的纵情,不需要谁对谁负责。

戴星柠想要挪开腰上男人沉重的手臂,突然男人身体动了动,她吓得紧紧闭上眼睛。

黑暗中她感觉到对方似乎醒了,因为有道不容忽视的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将她从上扫到下。

正心惊胆战呢,身上突然一床被子覆上。

被子上面有他身上的味道,像森林里的冷杉。

没过一会儿,浴室传来水声。

她小心睁开眼睛,确认浴室门关上之后,赤足轻手轻脚套上那件针织连衣裙,拎上包。

戴星柠手刚碰到电子门把手,身后突然传来一把慵懒低缓的男声:“这就走了?”

她打了个激灵,僵挺地站着没动。

不然呢?

难道走之前还要打声招呼?

那才尴尬好么。

“昨晚我喝多了,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记得了。”

她淡定说完,不等他开口,又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说完推开门,故作镇定地走了出去。

几乎在出总统套房的一刹那,戴星柠就下意识地低下头,用包挡住脸,她太熟悉走廊里每处摄像头的位置了,全程躲着。


戴星柠一路走楼梯下到二楼,再屏住呼吸,左右观望了两眼,一头钻进女员工休息室。

这会才早上六点,远没到上班时间,休息室里静悄悄的,还好衣柜里有一套上次为了参加集训而备的衬衣和长裤,还有一双轻便的跑鞋。

她快速穿戴整齐,悄悄从酒店后门离开。

回家冲了个澡,戴星柠实在太累了,加上宿醉后头更不舒服,躺到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补了两个小时的觉,她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又给自己做了一碗酸菜肉丝米粉,愉快地嗦完粉,胃里暖暖的,用姐姐的话说天大的事睡个好觉,再吃顿美食,什么烦恼啊通通都没了。

甚至她感觉昨天和宋璘分手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对,没错,昨晚她之所以喝那么多酒,完全是因为和前男友分手了。

昨天是她和宋璘在一起一年周纪念日,宋璘提前包下一整个餐厅,和她烛光晚餐。

她也早早精心打扮起来,穿上好友盛影怂恿她穿的复古红色针织连衣裙,别说站在镜子前她像变了一个人。

法式的方领勾勒出漂亮的脖颈和锁骨,修身的款式掐出了纤细的腰肢和S型曲线,脚上破天荒地踩了一双尖头细高跟靴。走动间,莹白的小腿若隐若现,婀娜多姿。

她想着自己平常太忙了,每次见面都穿着沉闷宽大的黑色安保服,今天宋璘看到她这样一定会特别开心。

然而,在订好的餐厅她苦等了五个小时,没等到宋璘,倒是在手机上刷到了一条关于他的绯闻热搜。

原来他早搭飞机去了卢城看望拍戏受伤的周惜羽。

而她却傻傻地在这里等着和他过什么周年纪念日。

那一刻,她不知该笑自己傻,还是笑自己天真。

她早该想到,这些年但凡他们约会,周惜羽必定会“出事”。

半个小时后,宋璘的电话姗姗来迟。

“对不起,星柠,惜羽今天拍戏受伤了。她身边没人可以帮忙,只能给我打电话。”

戴星柠沉默,脸色平静地看着窗外黑沉的夜色:“嗯。”

周惜羽一出事,他第一时间赶到,网上铺天盖地是他一脸焦急地抱着周惜羽从剧组跑出来钻进车内的照片。现在很多通稿都在说他们好事将近,即将官宣,甚至周惜羽的粉丝们在网上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宋璘用笃定而自信的声音说道:“明天我会赶回去和你补过周年纪念日,听话,等我!”

戴星柠不禁好笑。

今天她从中午傻等到天黑,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去给周惜羽当护花使者了,唯独她这个正牌女朋友被蒙在鼓里,要是明天再等他,恐怕等到第二天也见不到他的人。

凭什么?

他凭什么笃定她会永远在原地等他?

“不用了。”她累了,这些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周惜羽一个电话,他最后总会丢下她。

有时候她流露出不高兴的情绪,他就会说她不懂事,周惜羽是她表妹,她做表姐的应该多关心表妹一点。

“对不起,星柠。”宋璘总算听出来她的情绪,放缓了语气道:“惜羽今天拍戏的时候小腿被船上生锈的钉子划伤了,一直在流血,可是剧组不肯让她去医院打破伤风,非坚持让她赶完进度再去处理,惜羽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一直在哭,我不得不出面干涉,毕竟破伤风不是小事,对吗?”


“是啊,她的事都不是小事。”她嘲弄一笑,不想再争执下去,实在没什么意义。

有时候她也挺佩服自己的,居然能这样忍了他和周惜羽一年。

一年啊,她低叹一声,太傻了!

戴星柠垂眸盯着餐桌上刀叉的阴影,一字一句说道:“宋璘,我们分手吧。”

“别胡闹了,星柠,我现在还有点事,等我明天回去和你细说。”宋璘还当她在耍小脾气,哄哄就好。

“没必要了,你我之间到此为止。”她懒得再和他说什么,索性就这样干脆利落地分手,给彼此都留些体面。

“阿璘哥哥。”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娇俏甜美的女声:“你就用这块毛巾吧。”

那头宋璘温声应道:“好,谢谢。”

一听就是周惜羽故意的,戴星柠冷笑,准备挂电话,宋璘声音再次传来:“星柠,你确定要和我闹成这样吗?你家里,还有你姐姐的医药费……”

随着她利落地切断电话,宋璘的声音戛然而止。

世界清静了。

戴星柠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把桌子上的大半瓶香槟喝完了,结完帐踩着尖细高跟靴脚步微踉跄地走出餐厅。

路灯将影子拉得扭曲而长,高跟靴踩在石板路上的声音格外刺耳。

鞋跟太高了……

她嘀咕一声,索性把高跟靴脱下提在手里,一抬头发现自己好象迷路了,正眯着眼辨认方向呢,突然就看到被一群人围殴的陆辞。

-

艾克斯酒店总统套房,偌大的书房安静异常,陆辞靠在书桌后的椅背里闭目养神,修长有力的手搁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

谭畅敲门进来,看到陆辞的手下是一张万域集团的高层人员名单,随着指腹的一次次落下,他仿佛能看到这些人将来的下场。

“查出来了,昨晚的人,是大小姐的。”谭畅低声汇报。

“嗯。”陆辞脸色未变,早有所料。

“您的行踪一直在保密状态,除非是酒店方面信息泄露了。”陆辞昨天秘密回国,一下飞机就悄悄入驻这家酒店,冲的就是这家是有名的国际连锁大酒店,安保方面足够出色,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

陆辞睁眼,思忖片刻,眸色深冷:“和酒店方面联系,查下有没有内鬼。”

“发生了昨天的事,您的人身安全也不能不提高,要不要安排几个保镖贴身保护?”

“这样做岂不是不给他们留机会。”陆辞唇边划过一丝冷弧。

谭畅秒懂,他这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只有拿到了陆诗真正的把柄,才能一招致敌。

-

戴星柠站在穿衣镜前,有点不敢细看自己的身体,皮肤上有很多陆辞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痕迹。

幸好他还算绅士,没留在脖子以上的尴尬部位,不然这种天气她还得想法盖住那些痕迹。

光洁的镜子里是一具玲珑有致的身段,很快被宽大的黑色工作服掩盖住,光芒尽失。

戴星柠脸上也不化妆,只擦了一点防晒霜。

对于她这身装扮,闺蜜盛影不止一次吐槽嫌弃,说她身材那么傲人偏偏藏了起来,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宋璘的心迟早被别的女人勾走。

瞧,盛影不愧是毒舌影,真是一语中谶。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她真不是故意要穿大一号工作服,纯粹因为她还是个试用期员工,实在不想在一群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保安男同事眼皮子之下穿得过于扎眼,不如穿得低调普通些,这样工作起来比较方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